他闷哼一声很紧|唔啊哈~好烫好大

在街道的尽头拐弯处,一个穿着黑色西服,花衬衫,垫着大肚子的中年男子朝着秦斌晃荡过来。


看到男子的出现,秦斌顿时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头。


而就在秦斌停下脚步的同时,身边的大军小军也顿时顿住了,赶忙站在秦斌身前,护身在其左右。


"什么人!站住。"大军厉喝道。


不过显然大肚皮的中年男子没有理睬秦斌,反而一脸横肉的嬉笑了一声,朝着秦斌道,"吆喝,不错呀,你小子现在混的狗摸狗样,都有保镖了!"


此时,秦斌也露出了笑脸,起初他还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来人身份,不过现在听对方那口气才敢确认下来。


"老舅,你现在咋变这么肥?以前的梁朝伟怎么变成肥猫了!还穿成这样,搞得跟暴发户一样!"秦斌苦笑的调侃道。


眼前的中年男子正是秦斌的大表舅,鲁四海!


不过在他印象当中,鲁四海在四五年前也是个帅哥,不过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发了福的肥猫!


带着一种病态的肥胖!看来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这些话秦斌不能直接去询问。


"臭小子,一见面就知道埋汰你老舅,走,难得遇到你这小财主,今天好好的宰宰你。"鲁四海笑嘻嘻的滔滔不绝。


"……"秦斌一阵无语!


没变,确实没变,还跟以前一样多话,嘴巴一张开,就封不住的主。


……


山海大酒店,VIP山岳包厢,巨大的二十人的台面,仅仅坐下四人。


"老舅,你那徒弟铁牛怎么没来?"秦斌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疑惑的问道。


"哦,你说我那宝贝徒弟傻牛呀,他有正事做呢……就是保护那陈希妍小妮子,你今天看到过的,你也知道,希妍这小妮子是六阴绝脉,没有纯阳之气为她续命,早就死了……不过我这徒弟傻牛也就三阳之体,真阳之气不够,跟那希妍这小妮子交合只会害了他的姓名,要不然让他跟那希妍这小妮子交合下,阴阳互补下也能救她一命,……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小子不是纯阳之体嘛,次奥,为什么我怎么就没想起来!让你跟希妍交合呀,这下那小妮子不就有救了嘛!该死,我怎么没想到呀……"


鲁四海自言自语滔滔不绝的说着,说到最后,想到陈希妍的兵秦斌能救治,更是一激动将手中的澳洲大龙虾往桌上一丢,站起身来。


"……"


秦斌暴汗,自己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句,没想到自己的老舅如此过激,还联想到这么多东西。


"老舅,不是我不想救,你也知道,我练了那个……功法嘛,不能做那事……"秦斌无奈的说着。


"哦,我差点忘了,你小子不能那个的"鲁四海一拍脑袋,仿佛突然恍悟一般,"不过没事,十年嘛,现在算算你小子也没有几个月就破印了,哈哈,那咱老秦家可是千年荣耀呀,这么多年可都没出一个纯阳尊灵了!呵呵……到时我就跟陈家那老头说说,让他把希妍那小妮子许配给你做老婆。"


"……"秦斌越听自己老舅说话,也觉得太能扯,无奈道,"老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定了娃娃亲,当年……林家那事呀,你又不是不在场,可能唯一知道这事,不在场的大概就是我了!"


"对呀,我怎么忘了这茬,呵呵,你小子这次来山海市,是不是你老爹派你来瞧未来媳妇的?"鲁四海笑问道。


"嗯。"秦斌默认的点点头。


"哈哈,没事,林家姑娘嘛你是要娶得,希妍那小妮子也可以讨了做老婆呀,反正咱修武之人又不讲究那什么一夫一妻的俗礼,哪个不是一夫多妻!除了你老爹,哈哈!"鲁四海大笑的说着。


"好了,老舅,这事以后再说,现在跟你说正事,你来山海市追查秦峰的事情也有四五年了,跟我说说情况吧,老爸这次叫我来协助你,将秦峰一具拿下。"秦斌正色的问道。


一说到秦峰……


场上的气氛陡然凝固住了,静悄悄的。


原本还嬉笑不已的鲁四海,一下子脸色也变得暗沉下来。


秦峰,一个让秦家所有都铭记的名字!


秦家的败类,欺师灭祖之辈!


如果算辈分的话,秦峰还算得上秦斌的爷叔辈,不过现在……自从二十多年前,他盗取了秦家禁地封存的禁术之技--炼狱魔功,杀害秦家数十名高手后,就变成秦家追杀的仇敌叛徒。


这么多年,秦家一刻都没有放松对秦峰的追杀。


二十多年,秦家不断的派出高手击杀秦峰,派出的高手不下上百人,不过几乎无人幸免,全部被秦峰击杀,唯一幸免的大概就是秦斌的老舅,鲁四海。


四年前,鲁四海查探到秦峰最后藏匿的地点在山海市!


为了找寻秦峰的下落,打探消息,鲁四海在山海市一呆就是四年。


"那个老家伙,现在要想找到他都不简单了,更别说杀了他,不过这老东西胆子也挺大,这四年就这么扎根在山海市了……而且还暗中控制了山海市黑道,所有山海市的黑道手下,都是秦峰的手下,要想知道他下落,只有从山海市的黑道下手,……"鲁四海悠悠的说着。


从黑道下手?这么简单?秦斌有点愣了,他记忆中黑道的人都跟香港古惑仔一样,除了拿砍刀砍人,没有别的花俏了。


"那不很简单,我们抓住现在山海市黑道中随便一个老大,问他秦峰的下落!"秦斌说道。


"呵……"对于秦斌的话,鲁四海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笑一声,"斌子,我这样跟你说吧,山海市有三个社团,一个叫鹰帮,一个叫小刀会,另一个就是秦峰控制的,也是最大的社团,炼狱门!不是舅舅不看好你,就你现在先天初期的实力,连其中一个帮派的堂主都不一定打得过……那炼狱门有十大堂主,四大长老,两护法,加上那秦峰立的门主,更是非凡了的,连我在他手下都走不了十招!现在的秦峰已经今非昔比了!"


听着鲁四海的话,秦斌陡然一愣。


虽然鲁四海有点轻视秦斌,不过秦斌也相信,这些黑道之人一定不简单。


这些黑道之人怎么会有如此实力?难道山海市还有更多隐藏实力的强者?又或者说这些人聚集在山海市到底为了什么?


为了……炼狱魔功!


脑海中陡然闪现过这个念头!


难道……


难道他已经!


"老舅,鲁四海是不是已经修炼成功炼狱魔功了?"秦斌潺潺的问道。


"呵呵,早就修炼成功了……你看,我这胸口的掌印,就是四年跟他交手时被他一掌打的,也就是因为这一掌,让那昔日的梁朝伟变成了如今的肥猪!不过,当时要不是他留我一条命,我可能现在已经……"鲁四海眼神有些黯然。


"他饶你?他怎么可能放过秦家子弟呢,传闻当年他立下毒誓,见到秦家子弟,杀无赦的!"秦斌诧然的问道。


"呵,他这一掌比杀了我还要命,现在我是必须要吃东西,一会儿不吃东西就会生不如死,浑身如同蚁啄一般,那老家伙可能就是因为嫉妒我当时太帅了吧!"鲁四海怨气的说着。


"……"秦斌无语。


"他留我一命,就是让我带口信给你老爹,让你老爹知道他秦峰已经修炼成了炼狱魔功!"鲁四海潺潺的说着,说完后就埋头通吃,不再说话。


秦斌也低头思索着鲁四海话语,试图想理清头绪,再来想办法对付秦峰。


看来这次秦峰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


炼狱魔功,传说中这种魔功是当年魔教至宝,后来被秦家所得,一直封印在秦家的禁术后山,传闻习练此功就如同魔神降世,天地黯然,有毁天灭地的奇效。


不过这些只是传说,秦斌才不相信什么毁天灭地。


他现在只想着秦峰到底有多强!想着能跟秦峰交手,他心里就有种炽热的憧憬。


……


一顿饭吃完后,秦斌带着大军小军与鲁四海告别。


既然秦峰已经称霸了山海市黑道,那么秦斌要想下手,只能从山海市黑道入手!


黑道!


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大军小军,秦斌突然有一个念头浮上心头。


……


回到别墅已是夜晚了,这个点,秦斌想着小妮子应该睡了。


进了别墅,上了二楼。


就在秦斌准备回房的时候……


突然,他听到有一阵嘤嘤嗡叫女声……


有点怪……有点像……像女人的娇吟声怎么回事,这别墅哪个女人在娇吟,还是有人在看激情小电影?


林美妮?不可能!


孙雅琳?也不太可能呀……


王伯?


王伯带妹子回来过夜打跑?额!王伯都快七十了,难道还能硬起来?不太可能。


难道王伯在看片?


秦斌脑海胡乱想着。


就在此时,那嘤嘤的女生低吟声再次响起,这次秦斌算是锁定了目标,二楼!排出了王伯!


那只有孙雅琳和林美妮这两个小妞了!


摒住呼吸,循着声音慢慢的朝着二楼走廊走去。


怪过自己的房间,在拐弯处……


入目的情景让秦斌陡然一愣。


林美妮?


这小妮子居然穿着睡衣站在孙雅琳的房间前。


而且还是猫着腰在朝房间里面看着……这妮子到底在干什么,秦斌一阵疑惑不解。


悄悄的走到林美妮身旁,不知道是自己的轻功太厉害了,还是这小妮子看的太入神了,居然一点没有发现自己靠近。


秦斌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小妮子如此好奇,看的这么全神贯注。


就在此时……


"嗯……哼,啊……"


又是一阵女生的轻声娇吟声传来,而且这回秦斌算是发现了,原来这个声音正是从那孙雅琳的卧室中传来。


难道孙雅琳在房间偷看激情小电影?被林美妮这小妮子发现了,林美妮这小妮子好奇之下,也跑来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