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啊快撑不住了(肉肉文)|粗大按摩棒调教震

“甯儿下面的小嘴湿成这样,不乖。”林元溪的大手揉弄着那两瓣嫩肉,往那幽秘之处伸进一根手指,便被里面的嫩肉欢快地咬住,大拇指指腹摩挲着那粒充血的小珠,“你咬得我手指都拔不出来了……”

“啊……”多重刺激之下,甯宛脸色潮红,只觉一波巨大的电流从被玩弄的地方传向四肢百骸,那爆炸般的快感令她全身一阵痉挛,身下涌出一股热流……竟是被他用手指玩到了高氵朝。

好深啊快撑不住了(肉肉文)|粗大按摩棒调教震动——[快穿]女配逆袭(H、繁)

甯宛羞恼于男子的逗弄,软软媚媚地拿眼横着他,然後他却抽出埋在自己身下的手指,举到自己的眼前:“甯儿你看,整根手指都被你淋湿了……”

说完还伸出舌尖,舔着手指间的晶亮:“甯儿的味道,真是香甜……”

极致的诱惑,更多的水意涌了出来,内里蠕动又空虚,甯宛娇声哼着,这哪里还是那个书呆子,分明早就看过那本春宫图册……

“林元溪,是个男人你就快点进来,进来……干我……”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甯宛又羞又气……

林元溪倒吸一口冷气,粗重的chuanxi。现在的他只想把怀中的女人死死揉进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硬物狠狠贯穿她下面的小嘴,将她插弄得尖声媚叫。

“甯儿,这可是你自找的。”林元溪动作急促地擡起她的细腰,褪下她早已濡湿的亵裤,撩开长袍,挺起长枪便从细缝中的秘洞刺了进来,坚定地一插到底,恨不能将卵袋也塞入其中,内壁丝滑紧致,快感沿着脊柱冲向脑际,使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啊……”被插的瞬间,甯宛的惊叫被顶得破碎不成形,那空虚的xiao+xue被填得满满当当,不用看那xue口一定被撑得圆甭透明。她双腿叉开跨坐在男人腿上,两人保持着抱坐的姿势,使得肉茎比以往入得更深,简直……简直快要把自己戳穿,甯宛下意识抚上小腹,模模糊糊感触到男子巨大guitou的形状,刺激得她媚肉又绞紧几分。

“嘶……甯儿下面的xiao+xue可真会吸……嗯?”林元溪时轻时重咬着女子的耳垂,双手掐住她细软的腰肢,将她轻轻提起又重重放下,速度不快,但每一下粗硬的rou+bang都深深戳入媚xue尽处的宫口,那尽处犹如一张抿紧的小嘴,被硬生生撞开之後便咬住不放,使他热情高涨。

随着男人的节奏,甯宛被迫带着自身重力的下坐,仿佛她全身的重量只有插在si-chu的rou+bang可以支撑。

好深啊快撑不住了(肉肉文)|粗大按摩棒调教震动——[快穿]女配逆袭(H、繁)

坚定地撞击令她处于失控的边缘,一bobo眩晕的快感从交合之处腾起,让甯宛一颗心快要跳出胸口,体温升高,眼角滑出无意识的泪水。

嘴里胡乱喊着:“啊……太粗了……太深了……我受不了……会被戳坏的……求求你……”

女人的反应对林元溪来说无疑是一种鼓励,令他的动作越发激动,又是一次重重地撞击,他附在她的耳边,蛊惑道:“甯儿,什麽东西太粗?”

“唔……是……是rou+bang……”甯宛双眼涣散,语不成调……

林元溪奖励地啄吻着她:“甯儿乖,我们换个姿势。”

好深啊快撑不住了(肉肉文)|粗大按摩棒调教震动——[快穿]女配逆袭(H、繁)

他先是并拢她的双腿,就着交合的姿势,缓慢地将怀中的女子翻过身,然後将女子修长优美的小腿分开悬挂在太师椅的扶手,扶手高度适宜不会让她感到难受,又能使她全身的重量只能支撑在交合之处。

整个过程肉茎一直埋在xue内,那旋转研磨中不同角度的刺激,最後身体重重坐下,令肉茎刺入前所未有的深度,甯宛再次惊叫,小腹喷出热流,脚趾头都快活地蜷了起来。

女人的反应引得林元溪一声闷哼,额头青筋跳动,忍住强烈的shejingyuwang,扶住她的腰开始上下剧烈挺动,女人胸前雪白的ru峰随着身体的起伏白花花的晃动,林元溪低头擒住硬挺的茱萸,咂摸舔弄。

因爲姿势的原因,动作并不困难。林元溪轻轻松松便将她颠得欲死欲仙。

“不要……不要了……太快了……慢一点……”这个姿势令甯宛只能紧紧抱住男人的肩膀,于是更将自己的一对naizi送入男人的口中,被他舔弄吸咬弄得酥酥麻麻,下面的动作使她觉得自己整个身体就像巨浪中的小船,颠簸起伏,随时都能被送上yuwang的巅峰。

rouxue中流出大量的液体,将巨物淋得青筋跳动,又被它拍打成yinmi不堪的水花,黑色的毛发被濡得发亮,打湿了两颗肉袋,再顺流而下,在衣袍上沁出巨大的水渍。

“甯儿,喜欢吗?”林元溪引导着她的小手来到两人交合之处,xue口早已被撑得紧绷,触手烫得吓人,滑不溜丢,羞得媚肉再次咬紧。

汗湿的黑发贴着如雪的肌肤,小脑袋左右摇晃着,嘴角溢出晶亮的液体:“喜……喜欢……啊……我不行了……元溪……快……给我……”

“这就给你,甯儿下面这张嘴……真是太会吸了……”林元溪加快挺身的频率,在喷出浊液的那一刻,死死按住她纤细的腰肢,尽数泄入她被撞开的宫口……

甯宛只觉一股股灼烫的液体喷在身体深处,烫得她浑身一阵抽搐痉挛,潮流涌动,随後全身骨头被抽走一般,双腿大敞着软倒在男人的怀中。

突然,雪庐外面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吓得甯宛瞬间从高氵朝的余韵中清醒过来,意识到有人tou+kui,整个人都羞得连脚趾头都红了。因爲紧张而收缩着内壁,致使半软的yanju再一次粗胀起来。

林元溪眸子一暗,迅速拉过女子的衣衫将她裹紧,然後轻柔地抱起她,将她放坐在太师椅上,拔出的时候肉茎已然粗壮,发出轻微的“啵”的声响,令人愈发羞耻。

“甯儿就在这里坐好,别怕,我出去看看。”林元溪爲她拢好衣服,附在耳边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