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叫出来就放过你.醒来感到巨物还在身体_小叶

七国啊,真有春秋战国时的感觉。自七国并立,上百年来,各国都是各据一方称雄,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这种局面不会永远都会维持下去的吧?作为一国之君,没有野心也就只能亡国了,一统天下是必然的趋势了,端的就看哪国有这个能力在局势尚且平稳时大力发展自己的国力了。

乖,叫出来就放过你.醒来感到巨物还在身体_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君韵(女尊)

了解到这里的国家分布后,不自觉的就分析当前的形势来了,学历史的本能反应……

可让我想不到的是自己居然是天朝皇族中人,还是皇族嫡系血脉。

当娘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出自己的身世时,愣是让我征了好久的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几个爹爹也不简单哪,除了我知道的裕爹爹是当今武林首屈一指的世家柳宫的儿子外,美人爹爹身份居然不比娘低,而娘的医术却是韶爹爹教的,若不是男子不得随便抛头露面,想来出诊的也不会是娘了。

看着家里虽不是家徒四壁但也绝对和富有拉不上关系的,连村中张金的家一半都比不上的房子,我无言了,是谁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

娘后来问我:“如果当时我没干出这样的事,你现在应该身为世子了,可如今却呆在这小山村里平淡无奇的过一生,没绫罗绸缎锦衣玉食,你知道后会不会在心里偷偷地怨娘?”

我盯着娘瞧了会儿,笑了:“娘啊,如果当时的你没干出那样的事,美人爹爹早就去和亲了,而你认为‘我’还会坐在这儿听你说往事么?”

我特意加重了‘我’字音。是啊!没有了这身子,我究竟是为一缕游魂还是重新投胎成人都不是我能预料得到的了。

况且,在其位必要谋其职,在这不好么?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乖,叫出来就放过你.醒来感到巨物还在身体_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君韵(女尊)

虽然娘不知道我言下之意,可内敛的她也激动了好久,想来她也是考虑了好久才决定要告诉我的。

说不想念以前的世界、以前的家人那是不可能的,可既然回不去了,那就放下吧,这样自己也好过点。其实,对这里的世界知道得越多,就越是庆幸:还好这里是女尊世界,以我前世所受的二十来年的教育与个性,倘若是回到历史中的哪个朝代,身为女子,怕早已被世俗给压得不成人样了。在这里,我的懒惰,我的固执,我的独占欲、控制欲等缺点却被视为理所当然,大大地让我觉得满足了。

十六岁了,该学的东西都学得差不多了,没有学的也知道得不少。娘和几个爹爹都认为我是天纵英才,乃不世神童一个,可谁知道呢,八岁的身子里装的是二十来岁的灵魂,学习能力与理解能力哪是孩童可以比的?

一天,我正照着镜子在哀叹自己为什么就没有美人爹爹的美貌时,整条村子都沸腾起来了,韶爹爹带回了一个消息:天朝女皇东方玄屏病重,大赦天下,由皇太女暂代理政务。

自从娘得知这个消息时,就一直不言不语,几个爹爹也是饭多吃,话却一句都没,家里的气压低落得让人喘不过气,这种情况一直到家里来了个孔武有力的女人时到达最高点。我不是个好奇的人,娘支开我时我也没怎么深究。其实,只要用脑想想,也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

果然,两天后首京下了一道旨:“本皇病重,已无多少时日流连世间,大为想念皇女东方流萤,念东方流萤在民间也得到了足够的惩罚,现重赐封号‘晴王爷’,赐还府邸,命急速回京。”

离开的那天,全村人都出来送行,小碧更是哭得不成人样,依依之情让几个爹爹也红了眼眶。晓是淡情如我,也有不舍。

上首京啊……

乖,叫出来就放过你.醒来感到巨物还在身体_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君韵(女尊)

权力的中心呢,这一去会有什么?还真是前路茫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写文章好难啊,头发都没几根了.我会尽量更新的.大家多多捧场啊.

跪在龙床前,偷偷地打量床上那位名誉京华的皇帝,可是……心里不由得感叹:岁月催人老,病况残人体,此时白发苍苍的病弱不已的老人身上哪里还看到出当时叱咤风云的气魄?房中沉闷的气氛压得我很是难受,不能怪我对她没一点亲情,对一个没见过面且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关系的人,还能怎样呢?可娘却一动不动地任女皇打量,她不难受么?

正胡思乱想间,却听得女皇在叫我:“豆豆……是吧?”

“回皇上,她本名东方悄然,小名豆豆。”美人爹爹慌乱地回话了。

“过来让朕看看。”

“好像……好像……”那一又早已没有精光的眼睛看了我一会儿,喃喃出声。过了一阵,才拍拍床边叫我坐下。对着这个老人,心里奇特的涌起了一种感觉,血缘这东西还真是很奇怪的东西,真的是不可断啊!顺了顺心情,我依言坐下,停顿下,抓住了她的手。

“呵呵……好孩子。”像是累极般的闭了闭眼。

“母皇……”娘像怕她就这样睡过去却又怕她是真正的在休息般轻轻的开口唤。

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房中再次沉寂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