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按摩棒调教震动—美女用手扒开自己下体-洛

那不是害怕,而是属於猛兽嗜血般的冲动。他在想如果她醒来,自己会不会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强要了他。重重叠叠的刺激将他的理智销蚀个干净,他等不及她再次睡稳就俯身到她得腿间。

他是九头身美男,可是在白嫩娇小的腿间还是显得过於庞大了,头发蹭的她有些痒,但是比那更严重的是,他的双手轻轻捏住白嫩饱满的花瓣,拉开了。

那是怎样绝美的画面,两片娇柔的粉嫩上划过的暗红线条,让他想起了她喂他吃过的某种布丁,看上去柔软弹滑,出奇的有食欲。

於是他开始品味。以舌尖划过红线,私密的体香与酒香纠缠在一起,让他情欲大涨,舌头贪婪的滑动,不放过窄缝里的任何一个角落。

粗大按摩棒调教震动—美女用手扒开自己下体-洛洛(兄妹)

洛洛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身子开始本能的随著他的动作战栗。那样的对待是yín靡而温柔的,即使在睡梦中都是难言的享受。

她再度呻吟,属於小孩子的呻吟声有些尖细,她快要成年了,可是现在还有些孩子气的鼻音。这样的快感让她有些不知道如何承担,那呻吟里又带著微微的啜泣,是享受的那种。

冰冷的酒液、娇嫩的身体、最隐私的地方,心跳、呼吸、欲望、肉体……夜,浓了。

作家的话:

肿麽样

咳……联系不上的话可以从前两章开始看

粗大按摩棒调教震动—美女用手扒开自己下体-洛洛(兄妹)

对待小女孩,弥弥可是走得慢热路线

看的口干舌燥木有?

别忘投票哈

粗大按摩棒调教震动—美女用手扒开自己下体-洛洛(兄妹)

☆、29、全都脱光了(H,限)

那里面好挤。宽厚而紧致,舌尖扫过时被紧紧的挤在里面,滑过以後被压下的嫩肉就软软弹起来,触感棒的出乎意料。皇甫风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吹拂之下洛洛软软的毛发不停的颤动。

他一瞬不瞬的看著那里,目光不放过小丘上任何一处起伏。舌尖上的每一个味蕾都敞开了,细细品尝著她的滋味,带著美酒的光泽和处子馨香的味道,耳中传来的是小丫头毫不顾忌的呻吟。这细微的体验是他在其他女人那里从未体验到的美妙。

房间中的气温随著两人忘情的投入一再飙升,当皇甫风以舌尖抵住洛洛窄小的xiāo穴口向里狠挤,迷梦中的洛洛到达高潮的时候终於攀如了顶峰。

她的身子猛的僵住,双腿死死的夹住了他的头,皇甫风低哼一声,双手扶住她的双腿安慰般的来回抚摸。刚刚那一霎,带著童音的忘情尖叫让他几乎发疯,xiāo穴口本能的紧缩吐出了大量清凉的蜜液,与丝丝红润的酒液交杂在一起,如同处子的初夜之血,让他的心潮澎湃不能自已。他发誓,一定要让她的第一次属於自己,一定要。

她的xiāo穴好紧,紧到恐怕连一根小指都探不进去,也许到时候还需要弄些药才可以──天知道现在他已经等不及想要了。

终於,高潮过後的娇小身体慢慢变软,忘情的呻吟渐渐变成了呼吸声,双腿也渐渐的松弛,皇甫风终於可以从她腿间抬起头来。洛洛偏头睡著,嘴紧紧的抿著,似乎对自己刚刚直白的表露有些羞怯。

屋子是恒温的,但是两个人都喝了酒,之前洛洛又穿多了些,亲热过後身上全是汗了。纯洁身体上的汗液在幽暗的灯光之下汗滴反射著动人的光泽,随著她渐渐平静的呼吸一起一伏,诱惑著皇甫风的心神。

他低头自己胯间的巨龙已经将小帐篷撑成了大帐篷,摇摇头,还是先去浴室拿了干净的毛巾。小丫头太敏感了,又是出汗又是蜜汁淋漓,虽然屋里保持著最舒适的温度,他还是怕她会感冒。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皇甫风愣了一下。刚刚还乖乖躺著的洛洛现在已经趴在那睡了。小小的屁股翘著,从腰到臀那道曲线美得惊人。

皇甫风稳住心神来到床前,拿著毛巾沿著她的身体缓缓擦拭,先将背後的汗轻轻擦了,随後又缓缓向下。他尽量让自己不要看她双腿之间的地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对於他的吸引力太大,他实在没办法保证自己会不会忍不住将手指探进那个小洞里去。

“不可以,不可以,她还太小,刚刚经历了一次高潮,她已经很累了……”

“她还没有亲口答应自己,无力如何要等她说过以後才可以……”

“那可是她的第一次,你要给她一个完美的第一次才可以,这是你的责任……”皇甫风脑子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从各种角度说服自己压制住自己的欲望,不要在这种情况下要了她。

可是当大手拿著毛巾从小屁股上不经意划过时,两瓣饱满的臀肉瞬时弹动了一下,原本紧紧守住的所有理智几乎在瞬间崩塌。

作家的话:

大哥终於忍不住了XD

好邪恶

☆、30、全部都湿了

皇甫风的呼吸重了,视线不受控制的集中在她翘起的小屁股上,眸光渐暗。终於大手一挥,将带著hellokitty标志的粉色毛巾扔到了一边。

皇甫风喘著粗气将自己的腰带解开,将紧绷的牛仔裤顺著结实的大腿褪下,随後是衬衫……昏黄的屋子里,欲望高涨的哥哥和酒醉睡著的妹妹,两个人都变成了赤身裸体。

有一段时间,皇甫风没有任何动作,他就站在床边,静静的看著床上还在沈睡的小女孩──她分明已经是一个女人了。身材凹凸有致,肌肤光洁幼滑,脸颊粉红嘴唇娇豔,而且他知道她在初二那年来了例假。

那时父亲那时候带著阿姨去威尼斯渡假,她还以为自己生病了,吓得哭著找到他。那也是他生平头一次买了卫生棉,咨询家庭医生然後给她讲必要的生理知识。回想起来,那时候表面平静,可心中却已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仿佛正在等待的小女孩以身体告诉自己,她已经成为了成熟的女人。

从那时到现在,也已经有了两年的时间吧。

床上的小人儿忽然动了动,将身子蜷缩起来,皇甫风忽然想到她是个娇气的小姑娘,不像自己欲火焚身的大男人那麽不怕冷,连忙收回心思撩起了薄被,不过他想了想,终究没有放下。他轻轻的走上床铺,躺在了她的身後,以手臂环过她的肩膀,以双腿膝盖抵住她的小腿,完完全全的将她圈在了自己怀里。他要用自己的身体为她取暖。

心跳几乎停了一拍,皇甫风气息越发沈重,下身的火热越来越硬,刚巧抵在洛洛浑圆的小屁股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