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很粗俗带肉的小说|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

话刚说了一半,勾引这俩字愣是没说完,被扬昊晨换成了诱惑,他还不想把事情弄的太糟糕。因为此时他自己的脸上也是发烫,明显装出来的理直气壮总有点心虚。


冯华使劲儿在地上跺脚,顺手抓起桌上水杯把水泼到扬昊晨脸上,接着便是水杯底座与桌面的有力碰撞声。等扬昊晨用手抹掉脸上茶叶和水珠之后睁眼,冯华已经红着眼眶走了。


扬昊晨一边庆幸水不热,一边暗自祈祷,他可算是彻底搞明白,女人生气是有多么难伺候,这以后注定是鸡犬不宁的日子。


好不容易弄的一套西服打算换新部门时露露脸,现在看来,不但露了个脸,还顺便结了个仇家,并且这身衣服怕也是被茶叶给毁了。


“哎呦,这是什么情况,第一天被员工给来了个下马威?”


一声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正心疼衣服窝了一肚子火的扬昊晨抬头望去,是小静倚着门框,阴阳怪调。


“怎么是你?你过来做什么,没见我正在气头上!”衣服上的水渍怎么都擦不掉,他索性站起身子脱了搭放在后面的椅背上,见到小静挑这时候过来就更来气,这不明显是来看笑话的吗。


小静找了个门边的椅子坐下,与扬昊晨保持着距离:“你真以为凭借你那一点钱就能买到销售部组长?太天真了吧,老秦是什么人我想你很清楚。”


“这么说,是你把我弄过来的?”此刻正处于气头上的扬昊晨哪里有空去思考其他事情,一门心思的怨恨小静把他弄过来同冯华在一块儿,再加上小静那种不咸不淡的语气,更是让他恼火。


当即起身到了小静身边,“嘭”的一声关住了办公室门,然后突然把小静压在办公桌上。小静先是一愣,然后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你们男人除了会像牲口样用下半身思考,还会做什么!”


“牲口就牲口,那你还不是一样被牲口压在身下!”


扬昊晨粗鲁掀开小静的短裙,然后伸手扯下她的内裤。


奇怪的是小静并没有丝毫反抗,跟之前那个拿着视频才能威胁的女人差了太多。


还没等扬昊晨解裤腰带,小静自己挣脱了扬昊晨的手,一把抓住他的突起:“你来啊,我倒要看看你们男人到底有多饥渴,多么喜欢做这种事,牲口一样!”


扬昊晨越想越不对劲儿,小静今天跟吃错药差不多,他甚至还有点不想小静的身体。可是小静一遍遍的骂着牲口,就算是为了脸面今天也得把小静做到昏厥。


在扬昊晨不断犹豫之时,小静已经扒开他的裤子,那里正被小静牢牢握着,小静怒目而视,丝毫没有半点娇羞。


没有任何前奏和调情,他可以明显看到小静在紧紧咬着牙齿,尽力忍住疼痛不出声,皮肤薄弱的地方突然被其他东西强行,想必一定是疼痛难忍。


看到小静这个样子,扬昊晨突然于心不忍,也就停住抽动的打算。“你是不是很疼?”


这句问话没有换回来任何回答,只有小静在身下的盲目的动,扬昊晨不再言语,任由她自己动作……


结果,狂风骤雨来了是没错,可确是扬昊晨率先投降,在反观小静,依然是那副轻蔑的样子。


“果然,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小静整理好衣服就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在出门的同时,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对扬昊晨说,可直到小静走了老远,也没等到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扬昊晨只看到了小静走着走着就变成了小跑,还是那种用手捂着嘴的小跑。


扬昊晨坐在那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他总觉得小静有什么瞒着自己,还有最后留下的背影,明显是在哭,可是她为什么又守口如瓶,不说任何话呢。


脑子飞速运转,可就是什么都猜不出来。


“不行,我得去找她问清楚,不然搞得我跟男宠样,过来办完事屁股一拍就想走?那不可能!”


自言自语之后,扬昊晨一拍桌子,就往老板办公室那边去,可路上听人议论纷纷……


“哎,刚才看见没,老板他老婆怒气冲冲的过来了,听说啊,好像是因为老板找小三儿的事。”


“那还用说,肯定是有谁通风报信了,就小静那然样子,肯定是和老板有一腿儿。”


“哎……先别说,有人来了……”


扬昊晨从这两人身旁走过,对于她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看样子是老板老婆知道了老板和小静的那些事儿,这才兴师动众的找过来。


卧槽!那小静现在指定是在跟老板老婆在闹,不然这些人怎么都知道!


突然反应过来的扬昊晨加快了速度,这还真不是因为他对小静有什么意思,就单单凭借小静让他在这里留下的那份恩情,他也得过去把小静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