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回农村的退伍兵,后来怎么样了?

作者是一名退伍兵村支书,离开部队后他先在政府部门工作了8年,也考了8年公务员,然后到村里任村官,直至成为当地扶贫典型。


很多退伍军人都对体制内的工作有向往,而退伍兵村官亦是这两年的“热词”,作者回乡10年的故事,是这个时代乡镇兵、农村兵的奋斗缩影。


退役后,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一种存在感。


口述:颜培 记录:哨位君


我的家乡在湖南中部的山区,偏远、落后。


我是2009年退伍的,入伍的时候带了安置卡,所以回来后很快就落定了单位,在市里的物价局,事业编工作人员。


上班前的晚上,我和几个同乡老兵喝醉了,我举着一只小龙虾发誓:老子决不要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过一辈子。


回乡10年的开始。这条路比我想象的曲折多了。


01


在物价局的工作很简单,做报表、复印、送件之类。很多时候真的是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张报纸,过一天的生活。


局里还有两名退伍兵,日子久了,我们都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是你明明在这里上班,却很难“融”进去。


县城、乡镇真的是有人际关系的小生态圈,我们这些突然被安置进来的,更像是“外来物种”。


在县城的小生态圈里,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首先搜索自己的社会关系。


退役军人一是因为从军错过了打造这份关系网的最佳时间;二是在部队所受的熏陶已经让我们不适应“经营关系”这件事。


哨位有篇文章叫《迷失在县城的退伍兵》,说的就是这种难以融入的痛楚。


在我10年的观察里,县域政府机构工作的退伍兵,过得不如意的挺多。当上升空间受限时,很多人不满足于现状,又不敢跨出下海的那一步,非常容易陷入一种浑浑噩噩的工作状态。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和局里的两名退伍兵结伴而行。


我很清楚,如果不能有所改变,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02


吐槽了很多县城的事,也得说说退伍兵自己的问题。


真的文化知识差了一些,相比单位里那些大学生,人家做的PPT人家写的工作汇报人家上台讲话的条理性,就是要比我们强。


意识到这种差距后,我开始学习办公软件,公文写作,同时启动了考公务员的计划。


没想到这一考就是8年。


文化上欠的债要补起来真难啊。


迷茫的时候也想过自己走出去找工作,专门到省城和一个相识企业老板会面,谈起退役士兵的就业问题,我说咱当兵的有老实、勤奋、不怕苦的就业优势。他说,如果你把这个当优势的话,那不如直接找农民工。


这次简短的对话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某种心理的自我麻痹被打碎了——那什么才是退役士兵的优势呢?!


03


事情的转机是在2016年,我第7次公考失败这年。


那年每个政府单位都要派人到贫困村驻村帮扶,局里有三个名额,没有人愿意去,除了我们仨退伍兵。


终于可以离开办公桌了。我被派到了贫困村任党组织第一书记。


去了以后才知道,为啥人家都不愿意来。


穷啊偏啊条件差啊这些情况都有心理准备,没想到的是村民的不配合。


我记得,入村不到三个月就开始村两委换届选举,这可是基层的头等大事,也是引发矛盾最多的时候。同时贫困户精准识别集中整改也在那段时间同时进行,几乎人人都要当贫困户,有赖在村部不走的,躺在地上闹的……


为了得到村民的理解,我们便入户做解释,有的户一天最多去过三次,去一次被赶出来,去一次被赶出来。我觉得军人对老百姓的那种感情,是与生俱来的,不计较,不得理解不罢休。


后来一部分一书记坚持不下去了,被组织召回,但没有一个是退役军人。组织为了增派贫困村驻村帮扶工作力量,增加了一名常驻队员,并鼓励退役军人积极加入扶贫工作队伍,这一次增加的人员中百分之六十的是退役军人,退役军人成为了我们当地脱贫攻坚的主力军。


我在走访贫困户


04


真正让我在村里树立威信的,是与黑恶势力的一次较量。


那年村里扶贫项目召开招标会,因为涉及大笔扶贫款项,一伙长期盘踞乡里的坏分子来到会场,以各种方式阻碍招标会的召开,企图强行包揽项目。


身边的干部有些畏惧这些人,没人吱声,眼看招标会要失败,我冲上了台,要求那伙人“滚出去”。我同时拿出了之前收集的这些人的犯罪证据,警告他们如不收手,便上交组织按扫黑除恶对象进行处理……


村民们大概第一次见到这么硬核的村官。


在村里的工作就这样找到了突破口,之后就是一家家走访聊天,发现他们的难处,提出解决方案,然后手把手带着落实,帮助老百姓解决实实在在的困难。


这个过程中,我终于能总结出退伍兵的优势了:


我们懂管理人,知道怎么带队伍。


我们接地气,愿意扑下身子一起干,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我们讲政治,遇到事情不怕不躲。


这些都是一个村官,一个扶贫人必备的条件。


和贫困户一起翻土种菜


05


2018年,我终于考上了公务员,以笔试第4名,面试第2名,综合成绩第1名的成绩被录用。申论考的正是《基层组织建设》,这几年担任贫困村第一书记的锻炼让我考得得心应手。


我帮扶的贫困户其中一户也是退役军人,2018年他的年纯收入达到8万元。


今年是我退役后的第10年,我终于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上升通道,而这条通道其实适合很多的战友。


今年的两会上,安徽省军区司令员杨征代表就带了一份提案:鼓励退伍军人到村任职。


将退役士兵纳入村官选拨、三支一扶范围,辅警、城管、银行经警、西部支援等政策向他们敞开,60岁以下只要身体好,文化测评过关,优先保障,用好这部分人。


退役任职村官正在从试点走向普及。


2018年,河南省湛河区68个行政村,23个行政村的党委书记或村主任是退伍军人,全区进入村“两委”班子的退伍军人超过120人;


2018年,湖南省益阳市选聘退役军人担任村官的人数就达到520名;


2018年底,湖南涟源市退役军人村干部占比达40%。


2018年评选的全国20名“最美退役军人”中,就包括旅长村官林上斗。


荣获全国“最美退役军人”的林上斗


05


当然,目前的退役士兵任职村官仍有局限性,比如多数地方只有本村的退役士兵才有资格参与村官任职,或者像我一样有了本地的事业编才可以。


退役士兵村官的选拔覆盖面完全可以扩大一些,少一些户籍或者编制方面的限制。


同时,要给这些退役士兵继续发展的空间,比如任职村官满多少年就可以参与公务员专岗的考试。


建立退役士兵村官晋升制度。.对在任职期间表现优秀,对村级行政改造和全面建设做出贡献的,可以破格提拔到乡级以上政府机构等等。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很多在政府机构苦苦挣扎的退役士兵,他们其实是这个社会的宝贵财富,关键是要用好他们,用对他们。


同时我们退役军人自身也需要放下身段不断努力,在社会中释放自己的价值。


尊崇不能全靠别人给,也要自己努力啊!


我跟儿子在光荣牌悬挂当天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