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评价此人艳冠群芳,宝钗黛玉不如,因件衣

薛宝琴非常优秀,探春、黛玉等都认可她的才学风采冠绝大观园。这样优秀的女孩子让人奇怪的是她没有入得“金陵十二钗”正册。有人对此抱不平,其实大可不必。“金陵十二钗”正册并不是谁优秀谁进入。薛宝琴条件不符合,当然不会入选。






《红楼梦》出场的所有优秀女子皆入“金陵十二钗”,作为曹雪芹专门为《红楼梦》创立的一个名称,“金陵十二钗”分为正册、副册、又副册…虽没有再续写,底下应该还有。“金陵十二钗”置身太虚幻境薄命司,影射的正是《红楼梦》第一回茫茫大士所谓随着神瑛侍者下凡历劫的众多冤孽。薛宝琴无疑也属于此列。


(第四十九回)袭人笑道:“他们说薛大姑娘的妹妹更好,三姑娘看着怎么样?”探春道:“果然的话。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


贾探春的眼光绝不差,加之她本人稍逊薛林一筹,更能客观品度薛宝琴,她说“她姐姐和这些人总不及她”,证实薛宝钗和林黛玉比起宝琴也稍有不如。探春此番点评,正说明宝琴艳冠《红楼梦》,无人能及。以宝琴之风采,入选“金陵十二钗”是绰绰有余的。奈何,“金陵十二钗”的入选标准并非谁优秀谁入选。宝琴和其他十二人比较有先天弱势。






历数“金陵十二钗”所有人,逃不过一个“金玉”“木石”的窠臼。所有人都与曹雪芹这个设定相关。


林黛玉、薛宝钗、四春、史湘云、妙玉、王熙凤、巧姐儿、李纨、秦可卿这十二个人每个人都与金玉木石相关。这是其一。


其二,这十二个人都与贾宝玉或者贾家有直接关系。四春、凤姐儿、巧姐儿、李纨不说了。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妙玉、秦可卿这五个人都与贾宝玉有一份或明或暗的情愫。是贾宝玉一生绕不过的羁绊。


薛宝琴并不属于这二者中任何一种,才是不入《金陵十二钗》的关键。






薛宝琴出场的意义主要有三个。


第一,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后,曹雪芹需要另一个第三视角窥视贾家,前有冷子兴隔岸观花,再有刘姥姥身临其境,最后兴儿以偏概全都不够客观。薛宝琴作为走过五湖四海,大有见识的女孩子,她的视角更独立,更客观。远高于冷子兴、刘姥姥和兴儿。所以,薛宝琴经历了贾家祭宗祠,元宵节,大观园中生活,作用不可替代。


第二,薛宝琴一来,贾母喜欢的不得了,还要求聘给贾宝玉。对薛宝钗确实尴尬了。她在贾家好几年贾母都不提求聘,宝琴一来贾母就看中,言外之意当然是没看上薛宝钗。更搞笑的是宝琴还是有婆家待嫁的准媳妇。


第三,薛宝琴的名字无巧不巧通贾元春的丫头“抱琴”,并非没有原因。贾母硬让王夫人收她做女儿,也有代替失去元春的心理慰藉。最有意思的“凫靥裘”,是野鸭子头上的毛织成。这背后的隐喻就有意思了。


凫靥裘乍一看以为是孔雀毛织的。与雀金裘非常类似。可野鸭子显然配不上孔雀。“野鸭头”又谐音“野丫头”。史湘云调侃薛宝琴“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哪有桂花油”。曹雪芹做这样的隐喻,讥讽调侃的意味非常明确。


薛宝琴与丫头抱琴同名;披着野鸭头(野丫头)上的毛织成的凫靥裘;凫靥裘类似雀金裘,却一个给了薛家野丫头,一个给了贾家孔雀男,这难道不是开玩笑么?试问这样的“野丫头”又如何入选“金陵十二钗”?


「文/君笺雅侃红楼」


喜欢的朋友别忘了点击关注:君笺雅侃红楼,


每天都有新内容更新。欢迎收藏,欢迎转发,感谢赞赏。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红楼梦》绘全本·清·孙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