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强行口爆深喉小说|总裁的天价

手机那端程医生比较急切,“笙笙儿,你真的来嘉市了吗?今天医院来的人是你请的对吧?”

“嗯,我在嘉市。


乔笙抬眸看了眼厉锦墨,“是我请的,我们打算送橙子去美国治疗……”

话未说完,就被程医生打断,“笙笙儿,我求你一件事,让我跟着一起去可以吗?我会照顾好橙子和宝儿,这样你也能安心些。”

乔笙震惊,小嘴微微张,半天没有说话。

程医生以为她不说话就是不同意,又不断的说好话拜托她,还直言说是去偷师的,那几位专家让他血液沸腾,她不答应就是没把他当姐妹……

姐妹都说出来了,她能拒绝吗?

但这件事不是她能决定的,最后乔笙答应他,明天早上给他答复,还得是好消息。

这不是变相让她同意吗?!

乔笙挂了电话,两条眉头纠结的皱在一起。

突然,眼前的男人动了,转身离开。

乔笙一愣,连忙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出厨房,刚好看见厉锦墨回了他的卧室。

他是故意的!

她百分百笃定+确定+肯定厉锦墨全部听见了!

所以,他才走的这么急,活像后面有什么撵他一样。

乔笙气得内伤。

如果可以,她都想直接过去踹开他房门了。

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乔笙一阵磨牙后,从次卧拿了两包解酒茶,进厨房泡了一壶。

然后将紫砂壶和茶杯放在托盘上,端到主卧室门口。

这么忙下来,乔笙额头渗出丝丝薄汗,连后背都有些黏了。

“厉总,解酒茶泡好了,我端进来啊。”她敲了两下门,便直接推门而入。

本来是想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谁知会看到眼前,令人血脉喷张,尴尬不已的一幕?

厉锦墨全身只穿了一件深蓝色!

清晰分明的肌肉线条,八块腹肌和人鱼线,性感,完美,像是力与美的艺术结合。

这个男人的身材比以前更好了。

乔笙目光直直的盯着,闪烁着微绿的光芒,手指指尖都有些发颤。

厉锦墨看见她进来,眸色变得幽深,但依旧擦着湿发,完全没有提醒她回神,或是穿上睡袍的意思。

等到乔笙回神,两只手臂都酸了。

同时,她窘迫的恨不得一头撞墙死了算了。

她居然看厉锦墨的身材,看得走神,还被他看在眼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花痴,有多呢!

乔笙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懊恼羞愤居多,就在她后悔进来,准备出去时,厉锦墨开口了。

“看也看过了,解酒茶端过来吧。”

乔笙,“……”

她微微红了脸,心中安慰自己,这要是换了夏夏,铁定扑上去了。

所以自己的表现还算好的。

乔笙扬起标准的优雅笑容,走过去道,“请厉总喝茶。”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待会儿求他,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厉锦墨随手扔了毛巾,倒了一杯喝完,拿起搁在上的睡袍穿上,每一个动作都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优雅,衿贵,无懈可击。

乔笙看呆了!

从来不知道穿个睡袍,也能穿得这么帅!

说起来,她还没见过他在她面前穿衣,每回她醒来时,他已经走了。

“还想留下来睡?”厉锦墨低沉缱绻的嗓音响起。

乔笙蓦地回神,小脸一片绯红,故作镇定,“厉总,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橙子去美国治疗,宝儿跟过去没有熟悉的朋友,所以可不可以让程医生一起去,也好照顾宝儿。”

厉锦墨挑眉,一针见血的问她,“是想照顾小的,还是照顾大的?”

乔笙?了一下,这几年程医生是什么心思她也明白,甚至劝过他,但人家愿意啊,她总不能剥夺他喜欢的权利吧?

“程医生是医生,橙子是他的病人。”

然而厉锦墨一句话,让乔笙无话可说。

“他一天有多少病人,你见过他上谁家里去照顾了?”

她没见过。

可是程医生愿意照顾橙子和宝儿!

厉锦墨看着她倔强的脸,黑眸眯了眯,“你看好他?”

乔笙一愣,随即温温的笑了笑,“这几年没有程医生在医院里照应着,我哪能放心去赚钱呀,一开始橙子的情况不稳定,我一天要跑七八趟医院,上司受不了,就把我解雇了。”

程医生喜欢橙子,这和她没有关系。

别说橙子还没醒过来,就是醒来了,她也不会管别人感情上的事情。

求他,纯粹是因为程医生帮她照顾橙子,还曾指点她的中医术,对她有恩。

厉锦墨眸色深深地看着微笑的乔笙,唇角撩起玩味的弧度,“我跟他谈过话。”

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差点让乔笙没站稳,错愕的望着他。

“他对你说什么了?”她的声音有些紧张。

居然把程医生那给忘了,万一说漏点什么……不对,若真说漏了,他肯定早发火了。

她不能自己吓自己,很快便冷静下来。

厉锦墨敛眉,黑眸无波无澜的睨她一眼,淡然启唇,“除了蒙橙的病情,还能说什么?”

乔笙愕然一怔,连忙摇头,“没,你拒绝他,他又求到我这里,应该是非常想去的,你就不能答应吗?”

厉锦墨看向她的眼神讳莫如深,嘲弄的开口,“答应让他撬云归的墙角?”

“什么撬墙角,都不一定能在一起呢!”

乔笙无语的撇了撇嘴,“只要橙子没嫁人,就有选择的权利,你别管那么多行不?”

厉锦墨的脸色下沉,这一趟出门是因为谁,她还嫌他管太宽?

还是她话里有话?

亦或者,两者皆有。

“出去。”声音清冷漠然,透着一股子寒意。

乔笙呆了呆,知道惹他生气了,秀眉一皱,“厉总,你要怎样才会答应呢?你要不答应,我就不出去了。”

好吧,她觉得自己有点无赖了。

但事关橙子,乔笙不想马虎对待,如果可以,让她去照顾橙子都行。

厉锦墨眉峰蹙起,目光幽冷的盯着她白净的脸上,有着七分期待,三分威胁,让人很想掐一把。

他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掐着乔笙的右脸颊,捏了捏,触感柔滑,细嫩,就是没什么肉,硌手。

乔笙疼的皱眉,好想打掉他的手。

手机那端程医生比较急切,“笙笙儿,你真的来嘉市了吗?今天医院来的人是你请的对吧?”

“嗯,我在嘉市。

乔笙抬眸看了眼厉锦墨,“是我请的,我们打算送橙子去美国治疗……”

话未说完,就被程医生打断,“笙笙儿,我求你一件事,让我跟着一起去可以吗?我会照顾好橙子和宝儿,这样你也能安心些。”

乔笙震惊,小嘴微微张,半天没有说话。

程医生以为她不说话就是不同意,又不断的说好话拜托她,还直言说是去偷师的,那几位专家让他血液沸腾,她不答应就是没把他当姐妹……

姐妹都说出来了,她能拒绝吗?

但这件事不是她能决定的,最后乔笙答应他,明天早上给他答复,还得是好消息。

这不是变相让她同意吗?!

乔笙挂了电话,两条眉头纠结的皱在一起。

突然,眼前的男人动了,转身离开。

乔笙一愣,连忙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出厨房,刚好看见厉锦墨回了他的卧室。

他是故意的!

她百分百笃定+确定+肯定厉锦墨全部听见了!

所以,他才走的这么急,活像后面有什么撵他一样。

乔笙气得内伤。

如果可以,她都想直接过去踹开他房门了。

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乔笙一阵磨牙后,从次卧拿了两包解酒茶,进厨房泡了一壶。

然后将紫砂壶和茶杯放在托盘上,端到主卧室门口。

这么忙下来,乔笙额头渗出丝丝薄汗,连后背都有些黏了。

“厉总,解酒茶泡好了,我端进来啊。”她敲了两下门,便直接推门而入。

本来是想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谁知会看到眼前,令人血脉喷张,尴尬不已的一幕?

厉锦墨全身只穿了一件深蓝色!

清晰分明的肌肉线条,八块腹肌和人鱼线,性感,完美,像是力与美的艺术结合。

这个男人的身材比以前更好了。

乔笙目光直直的盯着,闪烁着微绿的光芒,手指指尖都有些发颤。

厉锦墨看见她进来,眸色变得幽深,但依旧擦着湿发,完全没有提醒她回神,或是穿上睡袍的意思。

等到乔笙回神,两只手臂都酸了。

同时,她窘迫的恨不得一头撞墙死了算了。

她居然看厉锦墨的身材,看得走神,还被他看在眼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花痴,有多呢!

乔笙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懊恼羞愤居多,就在她后悔进来,准备出去时,厉锦墨开口了。

“看也看过了,解酒茶端过来吧。”

乔笙,“……”

她微微红了脸,心中安慰自己,这要是换了夏夏,铁定扑上去了。

所以自己的表现还算好的。

乔笙扬起标准的优雅笑容,走过去道,“请厉总喝茶。”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待会儿求他,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厉锦墨随手扔了毛巾,倒了一杯喝完,拿起搁在上的睡袍穿上,每一个动作都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优雅,衿贵,无懈可击。

乔笙看呆了!

从来不知道穿个睡袍,也能穿得这么帅!

说起来,她还没见过他在她面前穿衣,每回她醒来时,他已经走了。

“还想留下来睡?”厉锦墨低沉缱绻的嗓音响起。

乔笙蓦地回神,小脸一片绯红,故作镇定,“厉总,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橙子去美国治疗,宝儿跟过去没有熟悉的朋友,所以可不可以让程医生一起去,也好照顾宝儿。”

厉锦墨挑眉,一针见血的问她,“是想照顾小的,还是照顾大的?”

乔笙?了一下,这几年程医生是什么心思她也明白,甚至劝过他,但人家愿意啊,她总不能剥夺他喜欢的权利吧?

“程医生是医生,橙子是他的病人。”

然而厉锦墨一句话,让乔笙无话可说。

“他一天有多少病人,你见过他上谁家里去照顾了?”

她没见过。

可是程医生愿意照顾橙子和宝儿!

厉锦墨看着她倔强的脸,黑眸眯了眯,“你看好他?”

乔笙一愣,随即温温的笑了笑,“这几年没有程医生在医院里照应着,我哪能放心去赚钱呀,一开始橙子的情况不稳定,我一天要跑七八趟医院,上司受不了,就把我解雇了。”

程医生喜欢橙子,这和她没有关系。

别说橙子还没醒过来,就是醒来了,她也不会管别人感情上的事情。

求他,纯粹是因为程医生帮她照顾橙子,还曾指点她的中医术,对她有恩。

厉锦墨眸色深深地看着微笑的乔笙,唇角撩起玩味的弧度,“我跟他谈过话。”

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差点让乔笙没站稳,错愕的望着他。

“他对你说什么了?”她的声音有些紧张。

居然把程医生那给忘了,万一说漏点什么……不对,若真说漏了,他肯定早发火了。

她不能自己吓自己,很快便冷静下来。

厉锦墨敛眉,黑眸无波无澜的睨她一眼,淡然启唇,“除了蒙橙的病情,还能说什么?”

乔笙愕然一怔,连忙摇头,“没,你拒绝他,他又求到我这里,应该是非常想去的,你就不能答应吗?”

厉锦墨看向她的眼神讳莫如深,嘲弄的开口,“答应让他撬云归的墙角?”

“什么撬墙角,都不一定能在一起呢!”

乔笙无语的撇了撇嘴,“只要橙子没嫁人,就有选择的权利,你别管那么多行不?”

厉锦墨的脸色下沉,这一趟出门是因为谁,她还嫌他管太宽?

还是她话里有话?

亦或者,两者皆有。

“出去。”声音清冷漠然,透着一股子寒意。

乔笙呆了呆,知道惹他生气了,秀眉一皱,“厉总,你要怎样才会答应呢?你要不答应,我就不出去了。”

好吧,她觉得自己有点无赖了。

但事关橙子,乔笙不想马虎对待,如果可以,让她去照顾橙子都行。

厉锦墨眉峰蹙起,目光幽冷的盯着她白净的脸上,有着七分期待,三分威胁,让人很想掐一把。

他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掐着乔笙的右脸颊,捏了捏,触感柔滑,细嫩,就是没什么肉,硌手。

乔笙疼的皱眉,好想打掉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