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宝贝真骚办公室,强制掰弯的百合囚禁文|校贷

我想了一下,忍不住笑道:“我的干了,你随意,也就是说,你随意我呀干?”

兰沁大呼小叫,“毛哥,你好坏啊,人家不来啦。”晃得胸前一对大兔子,上下起伏,动人心魄。

虞菲捂着嘴笑道:“你干了这一杯,小沁今天晚上随你意。”

兰沁抓了住虞菲,笑骂道:“小浪蹄子,是谁今天晚上想他了呢?我随意了,你也跑不了!”

我笑了笑,眼角余光,瞥见远处那一桌,那个男人,把手搂在了陈杏芝的腰上。陈杏芝不但没有拒绝,还做出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不得不说,跟我分手后的她,成功脱掉了底层打工者的那层穷酸和狼狈,摇身一变,整个人不论从穿着打扮还是气质上,都有点精心保养的贵妇范了。

草!我看了一眼她旁边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白净青年,不就是有钱吗?有什么了不起!

“我去上个厕所。”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我感觉头有些晕晕的,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远处巷子里的公共厕所走去。

厕所里光线昏暗,我托着老二站了半天,也没尿出来。感觉有些涨涨的,我忍不住捋了几下。我知道,今天晚上,不光我有些念想陈杏芝,我胯下的大弟弟,也有些想念旧主了。

是啊,毕竟在陈杏芝的身上,它曾经获得过那么多欢快的时光。

感觉脑子有些昏昏的,我点了一根烟,一个人在黑暗的厕所里抽了一会,然后提上裤子,走了出来。我有些难受,想立刻带着兰沁和虞菲离开,然后在她们两个身上,好好发泄一下。

“毛文希。”当我走进厕所旁边的小巷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颤了一下,扭过头,看见不远处的阴影里,陈杏芝穿着得体的紧身短裙,俏生生站在那里,幽幽的看着我。

我咬了咬牙,没说话,扭头想要离开。

“我没想到,你竟然沦落到这样了!”陈杏芝的语气,有些气恼。

我的火气腾一下就起来了,我快步走过去,逼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说:“我怎样了?”

陈杏芝后退了一步,咬了咬牙,道:“你不好好工作,竟然跑到这里来泡学小妹,而且一次泡两个,你说,你这样对吗?”

我笑了一声,道:“你跟别人跑了,我的生理问题总得解决啊。怎么,难不成你做了别人的女朋友,还可以帮我解决生理问题吗?”

“流氓!”陈杏芝涨红了脸,想从我旁边跑过去。

我一把抓了住她,把她摁倒了墙上。

陈杏芝叫了一声,道:“快放开,不然我喊人了。”

我笑道:“你喊啊,让你那个男人来救你。”

陈杏芝听了我的话,反而不敢声张了,咬牙道:“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

我看着她那张曾令我痴迷的面容,还有这幅令我无数次癫狂的身体,呵,成了有钱人的女朋友,如今看上去,更加诱人了呢。

我用下边身顶了她一下,低声道:“你来找我做什么?是不是他不能满足你?”

陈杏芝闭上眼睛,胸口起伏的喘着气。咬牙道:“咱们好聚好散,请你放尊重点。”

我看着她起伏的胸口,忍不住伸出手,将那两团饱满抓在手里,用力捏了一下。

她闭上眼睛娇呀呼了一声,涨红着脸,不过并没有做出多么激烈的反应。

我欲之火腾腾,又想起我们第一次在校园的角落里摸索生命通道的场景,一个大胆的念头浮上脑海,那就是在这里,把陈杏芝给办了。

我咽了口唾沫,低头去吻她的嘴唇。

陈杏芝开始挣扎,闭着嘴,扭着脖子,不让我得逞。

她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我的欲之火,我把下面像一根坚硬的树根一样,盯着她的下呀面。手一伸,摸呢到了她光滑的大呀腿。她穿着得体的短裙,看上去高雅而性呀感,我不由分说,抓着她的裙子,往上面拉。

她不敢叫,两手拼命的阻挡我。忽然她夹着腿不动了,因为我趁机把手伸进了她裙子下面的内内里面,摸了到毛茸茸的一片。

那是我从前最熟悉和迷恋的芳草地。

我的手掌在芳草地上摩挲着,一根手指往下面的洞口勾去。

“求求你……”她夹着腿,扭着着身体,低声祈求着。

我一咬牙,手指摸进了她的腿之缝隙里,摸了到了一片泥泞。我把她顶在墙上,在她嘴上疯狂的亲了几口,最后挑衅的看着她,说:“你还是这么容易自来水啊……他一定满足不了你的!”

说着,我抓着她的手,塞进了我的裤裆里,逼她握住我的坚硬和滚烫。

陈杏芝闭着眼睛,终于流下了两行泪水,说道:“你要毁了我吗?”我能感到,她握着我滚烫的手,在轻轻抖动。

这一刻,我忽然心软了下来。毕竟,她想追求更好的生活,我给不了她,那么她去找别的能给她理想生活的男人,在现在的女孩子来说,也无可厚非。

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睁开眼,看着我,咬了咬牙,说:“我已经订婚了。”

我楞了一下,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订婚了,看来过不了多久,就真的成了别人的媳妇了。我用力让裤裆里的大弟弟跳了一下,说:“什么时候想出轨了,可以来找我。七大货号,你这个用户,最有发言权。”

陈杏芝感觉到了手中的跳动,急忙把手从我裤子里抽了出来,然后慌乱的阻挡着我在她裙子下面乱的摸的大手,满脸通红,快要哭了出来。

“住手,你再这样,以后朋友也没得做了!”她忽然夹紧了腿,咬着牙,紧紧的夹着我的手,不让我深入进去。

看着她的样子,我心里也解气了。忍不住笑道:“记不记得有一次我出差,七天后回来?”

她楞了一下,道:“怎么了?”

我舔呀了舔嘴唇,道:“小别胜新婚,那晚上你叫的好快活啊。”

“滚!”

陈杏芝一把推开我,高跟鞋狠狠在我脚上踩了一下,快速离去。

我摸了摸指尖的滑腻,望着陈杏芝离去的背影,心想,去特妈的纯情和痴情,这操蛋的人生,老子以后要沉迷赚钱,日渐雄壮。

陈杏芝回到夜市摊不久,我站在巷子里,远远的看见她跟那个男人起身,开着路边一辆白色的奥迪A4离开了。这更刺激了我。那一刻,我发誓,要好好赚钱,有朝一日,开着更好的车,出现在陈杏芝面前。

那时候她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了吧?我一定要把她摁在身下,狠狠的弄她。别人的媳妇,一定别有滋味!

抽了一根烟,我离开小巷,朝夜市摊走去。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晚有妞且销醉丢魂。失去了陈杏芝,至少老子还有虞菲和兰沁呢。

可是当我走近我们那一桌的时候,忽然看见从远处走来了几个人,为首一个五短身材,饼子脸,嘴里叼着一根烟,拽的一副二五八万的样子。我楞了一下,意识到什么,不由放慢了脚步。

“呦,这不是两位学校妹妹吗?怎么,两个人撸串,是不是很无聊啊?”果然,那家伙来到虞菲和兰沁的桌子前,拉把椅子坐了下来。

我看见他拉的正是我刚才坐的位置,立刻就想冲上去。

操!老子正一肚子火气呢!这时候我不介意打一架出出气。

虞菲看见了我,急忙不着痕迹的对我摇了摇头。我喘了口气,一转身,坐在旁边空桌子的位子上,背对着他们,听这家伙说什么。

“是毛哥啊?”兰沁娇滴滴的说了一句,声音却有些微不可察的颤抖。

我吃了一惊,原来这家伙就是我潜在的死对头,毛坤林!也就是那天晚上,逼着兰沁把我约到小树林,试图堵我的那个家伙!

看见毛坤林旁边,站了三个叼着烟卷的家伙,一个个不怀好意的样子,我知道双拳难敌四手,为了不吃眼前亏,我见毛坤林没有怎么为难兰沁和虞菲,这时候自然不会过去。

就听毛坤林邪恶的笑道:“良辰美景,两位小妹妹也没找个男生陪着吗?那会不会太寂寞了?”

虞菲咬了咬牙,道:“我们的同学去买东西了,马上就回来。”

毛坤林看了看面前的餐具,笑道:“穷学生有什么好玩的,你们两个今天晚上陪哥哥玩,一人五百块钱,怎么样?”

兰沁笑道:“毛哥,我们欠你的钱跟利息,都已经还清了。你这样说,是骚扰我们吗?”

毛坤林怒道:“小妹妹,跟哥哥在这装清纯呢?哥哥又不是不知道你们身上的零件。”

“就是。果照都看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毛坤林旁边那几个家伙,也邪恶的低笑了起来。

虞菲忽然冷冷的道:“毛哥,我们的照片,你给别人看了?”

毛坤林楞了一下,打个哈哈,笑道:“道上的规矩我懂。你们抵押的照片,我是不会给别人看的。”

兰沁笑嘻嘻的道:“就知道毛哥是守信用的人,不然以后还怎么在学生贷这圈子里混啊。那,毛哥,我们的照片,你也都删了吧?”

毛坤林讪讪的道:“你们还了本息,哥哥第一时间就删掉了。”

兰沁笑道:“毛哥真是守信用的人。这几天,又有同学想让我介绍贷款,到时候我让她们加毛哥微信。--时间不早了,我们要走了,毛哥再见。”说着,极快的拉起虞菲,匆匆离去。

“毛哥,这两妞摆味,要不要把她们抓回来?”一个小弟贪婪的盯着兰沁和虞菲的背影,狠狠咽了口唾沫。

另一个家伙也低笑道:“毛哥,看了这俩妞的果照,我都撸了好多回了。今天晚上,不能让她们走啊!”

“就是。把她们抓回来,咱们好好玩玩。她们果照在咱们手里,就是强干了,她们也不敢报警。”

我见这几个家伙都喝的醉醺醺的,说不定真会把虞菲和兰沁抓起来,强制猥亵,忍不住又担心起来。

“强你妹!”毛坤林骂了一句,没好气的道:“老子还指望她们介绍客户赚钱呢?你们特么的想让老子名誉扫地吗?以后谁还敢借老子的钱!”

毛坤林说着,又看着兰沁和虞菲的背影咽了口唾沫,道:“小贱妹,早晚有你们跪着求我上的那一天。”

我看着兰沁和虞菲走到远处的路口,回头朝这边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急忙悄悄起身,到路边开了破大众,追了上去。

“快上来!”转过一个弯,我看见兰沁和虞菲拉着手站在路边等着,急忙停车招呼她们。

两个人看见我,脸上也露出了欢喜的表情,朝后面看了一眼,见毛坤林的人没有来,急忙拉开车门,坐了上来。

兰沁咯咯笑道:“臭流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还想上姑奶奶,做梦去吧!”

我忍不住道:“你没让他弄过?”

兰沁拍了我一下,嗔道:“我有那么没品位吗?”

我笑道:“那你怎么知道他是三寸丁……”

兰沁笑了一声,说道:“是虞菲告诉我的,她应该试过的。”

我从后视镜里,看见虞菲红了脸,她瞪了兰沁一眼,有意无意的瞟了我一下,说:“现在去哪儿呢?”

兰沁唧的笑了一声,然后竟然捂着嘴不说话了。

我忍不住扭着头看着她,道:“你这小狐狸精,又想什么坏心思呢?”

兰沁满是风情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搂着虞菲,道:“你不是想他了吗?好,本姑奶奶今天就成全你们,我回宿舍,你带他去我们租的房子吧。”

我楞了一下,道:“你们在外面租了房子?”

虞菲不好意思的道:“今天刚租的。本来想着晚上请你吃饭,让你明天帮我们搬东西呢。”

我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咧嘴笑道:“好,今天去你们租的地方住一晚,反正明天不上班,我帮你们搬东西。”

虞菲急忙道:“你听小沁瞎说呢。那地方今天刚租下来,什么都还没收拾呢……连铺盖的东西都没有。”

兰沁怂恿道:“那有什么。我记得那张大床之上有一张凉席,现在天气还比较热,不盖被子睡正好。何况,你们如果冷了,可以盖人啊。”

我故作不懂的道:“盖人是什么意思?”

兰沁瞟着我,道:“跟我装清纯呢是不是?盖人,就是你可以把虞菲盖到你身上,或者,你在上面,把她压在下面。”

看着虞菲红扑扑的俏颜,我忍不住笑了。说:“这个主意好。我们可以互相取暖。”

“就是。快走吧,把我送宿舍,你和虞菲就可以去空房子里互相取暖了。”

我征询的看着虞菲。

虞菲有些难为情,急忙抓了住兰沁,道:“你这浪蹄子,要去大家一起去,你别想扔下我。”

兰沁笑道:“那可不成,咱们三个人怎么睡啊?”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心花怒放,咧嘴笑道:“走吧,这么晚了,你们都别回去了。我陪你们,去体验一下你们的新家。”

“那怎么行……”虞菲低声说了一句,显见得对三人同睡,还接受不了。

兰沁咯的笑了,道:“小月月,你想什么呢?我们那房子有两个房间,我们三个回去,自然是你和他睡一间,我自己睡一间。你以为我要跟你们两个一起睡吗?”

虞菲被气笑了,在兰沁腋下抓了一下,道:“我叫你再编排我!”

没想到兰沁天生怕痒,被虞菲一抓,咯咯笑个不住。娇娇身躯乱颤的说道:“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们的,舒服了,你尽管叫出来,我会装作听不见的。”说着,扑倒了虞菲的怀里。

虞菲拿兰沁没办法,见我一直扭头,津津有味的看着,忍不住红着脸瞪了我一眼,嗔道:“小沁喝多了……还不快开车!”

“啊,去哪儿?”

虞菲没好气的道:“我们回宿舍,你爱去哪儿去哪儿!”

“明白。咱们三个,一起去你们租的房子。”事到如今,我再不懂得趁热打铁,就白瞎这两个水嫩嫩的大姑娘了!

她们两个住的小区,没有韩易瑶住的那么清幽,算是一个比较破的老式小区。把车子停在门口,兰沁还一直在笑。从车上下来,被风一吹,她不知是醉了还是装醉,脸蛋红扑扑的,瞅着我说道:“毛哥,人家今天好开心,你再去买一箱啤酒呗?”

我笑道:“好。我去买酒,今天晚上,咱们来个尽兴。说好了,我喝干,你随意。”

兰沁吹着酒气,笑道:“你干了,你随意。”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想,这妞是在暗示我,我随意干吗。我扭头朝旁边的小卖铺走去。

“还真去啊?小沁今晚喝多了。”虞菲对我说道。

我看见虞菲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夜风中如一棵白莲。小沁则一身红衣,像株醉芍药一样倚在她的身上,我觉得心里有些燥热,忍不住道:“要玩就尽兴嘛。再说,权当给你们庆祝乔迁之喜了。”

虞菲低声道:“反正我是不喝了。给我买瓶水吧。”

我点了点头。买了两包花生米,一箱易拉罐啤酒,三瓶矿泉水;虞菲扶着兰沁,三个人来到她们今天刚刚租下来的房子。

这是五楼的小高层,她们租的房子,就在五楼。楼顶被太阳晒了一天,开门进去,有一股热气。房间有些杂乱,跟韩易瑶住的地方没法比,不过杂乱之中,倒让人有一种野性的释放。

特别是看着白莲花一样的虞菲和红芍药一般的兰沁,一种废弃工厂玩软妹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看了虞菲一眼,我相信她看懂了我眼中的火热。

“我去收拾一下房间,你们两个先在沙发上坐一下吧。”虞菲脸红了一下,然后扭过头,把兰沁扶到沙发上,快速往里面的房间走去。

“来,毛哥,今晚上咱们一定要喝痛快!”兰沁拿出两罐啤酒,一罐放在自己面前,一罐放在我面前,然后挺着傲人的胸脯,笑嘻嘻的看着我,有些挑衅的说着。

此情此景,让我忽然想起了,毕业之后,我跟陈杏芝第一次租到房子,住到一起时候的情景。那也是夏天,我们两个兴冲冲的搬进了新租的城中村,不顾满身大汗,开啤酒庆祝。

那个房间,到现在还是我的住所。只是陈杏芝已经像山窝里飞出来的金凤凰一般,飞到高枝上去了。

我又想起今天晚上跟她遭遇的场景,脑子有些嗡嗡的。

“喝!今朝有酒今朝醉,特么今晚咱们都要尽兴!”我抠开易拉罐,跟兰沁碰了一下,两个人仰着脖子喝了起来。

不知道喝了多久,地上扔满了空的易拉罐,一箱啤酒,竟然被我和兰沁给干完了。

“虞菲,去给我们买酒……今晚上,我要好好特娘的醉一场!”我感觉脑袋有些沉重,天地有些旋转。

虞菲从房间出来,担心的看了我跟兰沁一眼,说:“怎么两个人都像是失恋了一样?快别喝了,再喝天都亮了!”

我眼皮有些沉重,看着白莲花一样的虞菲,忍不住抓了住她的手,用力往怀里一拉。虞菲一个不小心,惊呼一声,扑到了我的怀里。

“干什么,快放开我!”虞菲急忙想要起来。

我一手搂着她的腰,另只手伸进了她裙子下面,吻着她的脸,问道:“说,我是不是个没上进心的男人?”

虞菲夹着腿,一边抓着我的手,焦急的说着:“你喝醉了!毛哥,你喝醉了!”

我朦胧之中,觉得怀中乱动的女人,是陈杏芝。一股酒劲冲了上来,我翻身把虞菲压在身下,撩起她的裙子,一边解自己的腰带,一边喃喃的道:“嫌我没上进心是吧?嫌跟我在一起没未来是吧?今天老子就给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潜力股……老子这就让你性呀福!”

干什么……快放开我!”虞菲被我压在身下,慌乱的扭动着。

她越扭,我的欲之火越盛。我紧紧压着她,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用坚硬的下边身顶着她下面。然后去撕她上身的衣服。

“你……快住手!”虞菲无力的祈求着。趁着我迷乱的时候,她抓过旁边的一瓶矿泉水,用牙咬掉了盖子,然后把水泼到了我的头上。

被水一浇,我有些清醒。晃了晃头,看见虞菲衣裙散乱,光洁的大呀腿,平坦的小腹,以及白色小内内里面的一小片茸毛都呈现在我眼前。

“放开我吧。”虞菲低声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见她竟然红了眼圈,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讪讪的放开了她。

虞菲可能是被我吓着了,抽了下鼻子,极快的坐起来,整理衣服,盖住了裸呀露的地方。

“对不起……”我低声说着,有些不敢看他。

虞菲没说什么,从我身边跑过去,快速跑进了里面的卧室,关上了门。

靠在沙发上,我感觉自己有些沉沦。脑海再一次想起了不久前陈杏芝的对我说的话“你怎么可以沦落到这样?竟然去泡学呀生妹!”

桌子对面,一直陪我喝酒的兰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踪影。一股酒劲上来,我感觉脑子有些嗡嗡的。见两个卧室的门都关着,忽然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脚蹬了一下,竟然踢到了桌子下面,一瓶还没喝的易拉罐。

我俯身将这最后一瓶酒捡起来,抠开盖子,仰着脖子,对着嘴喝了起来。

“咯吱”一声,就当我仰着脖子喝酒的时候,虞菲房间的门又打开了。她站在门口,像一株白莲花一样看着我,幽幽的道:“方才,你把我当做谁了?”

我凝住,不知该说什么。

虞菲咬了咬牙,道:“你想……要我,可以。但是不能把我当做别人要。”说完,转身回了屋里。

却没有关上门。

看着虞菲开着的房门,我感受到了一种邀请。酒精加欲望,像一团火一样在我身体里流窜着,我大口喝干最后一口啤酒,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朝房间走去。

我进了门,看见昏暗的房间里,虞菲面朝里,静静的蜷缩在一张凉席上。位于床头上方的窗帘飘动,使窗外的月光,在她白呢皙的肌肤上,洒下了一层银光。

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我体内的猛兽觉醒,就想立刻扑上去。

“把门关上。”虞菲轻声说道。

我回身把门关上,然后来到床边,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光,从后面贴上了虞菲的身子。

她颤了一下,肌肤滚烫。但是没有动。

我拉开她后背上连衣裙的拉链,然后轻轻将连衣裙从她身上褪了下来。她一直没有说话,但是配合着我。

于是躺在我面前的,就成了一株真正的白莲。

我的胯下,已经像一只剥了皮的兔子一样,直不楞登,昂首怒目,但是我并没有急着去插入进去这朵莲花的花心,而是轻轻抚摸着她光洁的小呀腿。

用火热的嘴唇,在她光洁的小呀腿上亲吻着。

“嗯……”虞菲发出了低低的吟哦之声,娇美的身躯开始不自觉的蠕动。

我从小呀腿,亲吻到大呀腿。我注意到,当我把舌头伸向她大呀腿内侧的时候,她紧张的绷紧了身子。我并没有直接用舌头,去进攻她的要穴,而是在大呀腿内侧游弋了一下,像蛇一样一路蜿蜒,吻上了她光洁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