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我和寂寞英语老师_高度h文细节|程烟程云

正好看见女侠之前换下来的衣服和她随身携带的物件。

一套中国几百年前就已经没人愿意穿的葛麻布衣叠得整整齐齐,布衣旁边还放着一柄短剑、两把匕首和四支纤细飞刀,一包用黄纸包着的东西,以及一个塞着木塞子的细小竹筒。程云忍不住好奇,悄悄拿起来看了下,只见黄纸中包着的是一大包白色粉末,估计是石灰或功能类似的物品。而竹筒里面则是满满的红色辣椒油。

“还真是个危险分子啊!”他扯了扯嘴角,顺便瞥了眼浴室,那位危险人物还在浴室一开一关的用蓬蓬头冲脚玩。

过了好久,程云实在忍不住了,朝浴室喊了一句:“你玩够了没有啊!”

“啊?”女侠探出一个头。

“你今中午想吃什么?想好了吗?有空的话我就给你们做,没空就给你们点外卖。”

“什么外卖?”

“我问你今中午吃什么?”

“我我随便啦,我不挑食的,随便什么我都能吃得下!”女侠豪迈的摆了摆手,又道,“吃点便宜的好了,买点什么白菜青菜帮子对付一下就行!”

“我到哪去给你捡白菜帮子”程云表示很无语。

“没有么?那就一碗稀粥或者窝窝头之类的我真不挑!”女侠露出了纠结之色,“再没有的话其实我一两顿不吃也行的!嗯,今早上吃的面条油水很足,抗饿。”

“”

程云不想再和她有任何交流,教会她辨认墙上的钟表后,便让她到点了下去找老法爷吃饭,接着直接将她关在了屋子里。

这时程烟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见他下来楞了一下,然后说:“菜已经买回来了,在冰箱,还要什么最好现在给我说,我再去买,晚了可就只有剩菜了。”

程云过去打开冰箱看了眼,这丫头果然买得挺多的,各式各样的菜塞了半冰箱。

他不由笑道:“你这是嘴馋了想开开荤还是嫌我手艺生疏了想让我好好练练手啊?”

程烟表情有些不自然,没接他的话。

“嗯?”程云敏锐的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皱着眉头,“你怎么了?有点不对劲啊!”

“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果然是有点不对劲。”程云明显发现她的语气和回答方式都和平常不一样,可仔细想又想不出她到底为什么心虚。

“你该去炒菜了!都十一点了。”程烟看了看表,“我想吃咖喱牛腩,咖喱我已经买了,放在冰箱。还要吃芋儿鸡,小米辣我也买了,多加一点。”

“那你去给我打下手吧。”

程烟稍作犹豫,放下手机起身道:“好吧。”

程云更加觉得不对劲了。

平常程烟只有在心情很好或他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会来厨房帮他打下下手,并且也不可能像今天这样答应得这么爽快。

两人在厨房里开始忙活起来,切菜的时候程云皱眉问了程烟几句,而她含糊了过去,程云也就专心的做菜,不多问了。

考虑到宾馆中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穿越者,他特意将菜的分量做得大了些,然后在即将出锅时找借口将程烟支开,偷偷给老法爷和殷女侠盛了一份,准备给他们端过去。

本来程云觉得再怎么程烟也该惊讶的问一句‘咦怎么菜做好之后变这么少了’,程云还打算拿出‘菜会缩水’之类的托词呢,结果程烟全程心不在焉,压根没问他。

很快,三人在一楼前台的茶几前就坐。

面对着她最爱吃的咖喱牛肉,程烟依旧吃得不是很认真,心事重重。有点像程云小时候考试考得差回来害怕被安教授打的时候。

而这时的202号房,气氛大不一样。

嵌入墙壁的小桌子上放着一盆咖喱牛肉,一盆芋儿鸡,半盘酸辣大白菜和一盆红薯白米饭。旁边坐着一位老法爷和一只留着口水的野生女侠。

“咕噜!”殷女侠咽了口口水,强忍着没有直接伸手去抓来吃,“老法爷,你是叫老法爷吧,我听站长这样叫你。你在这每顿都是这样吃的吗?”

“差不多吧。”老法爷笑道,“每天的菜式基本都不一样。”

“差不多都有肉和白米饭呗!”女侠似乎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原来什么白菜帮子窝窝头之类的站长大人压根看不上眼。

“差不多吧。”

“哇!站长生活开这么好”殷女侠满脸感慨,“早知道我就早点破碎虚空来了!江湖上的传言果然是真的!”

“什么传言?”老法爷倒是挺好奇。

“上界顿顿都有白米饭吃!”

“噢。”老法爷点了点头道,“文明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物质肯定会越来越丰富的,他们这个国度的人应该都不缺米饭吃。”

说着,老法爷又想起了前几天来的那位前台小姑娘,忽的沉默了下。

他马上补充了句:“极少数例外。”

“太幸福了!”女侠已然拿着筷子夹了一坨牛肉放进嘴里,因为汤汁浓烫,她被烫得发出呜呜的声音,不断吸气,却舍不得吐出来。

然后狠狠刨了口饭。

“太好吃了!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呜呜”女侠不由泪眼婆娑,“在这之前我在只有我爹娘尚在的时候才同时吃过炒菜和白米饭,还是在过秋年的时候。呜要是我顿顿都有白米饭吃,那还混什么江湖,天天窝在家吃白米饭就行了!”

老法爷笑了笑,也慢慢的吃起来。

“唉!”女侠不再多做感慨,大口大口的刨起饭来,一碗饭很快就见底了。

老法爷很明显在让着她,只象征性的吃了一点,其余所有饭菜基本都是她吃了的。包括酸辣大白菜的汤和里面的剁椒、蒜粒她都吃得干干净净。

殷女侠不顾形象的打了个嗝,伸了个懒腰,露出一个享受的表情:“好”

她忽然愣住了,话也没说完,表情陡然沉重下来。

老法爷见状问道:“怎么了?”

殷女侠愣了许久,转向老法爷,问道:“老前辈,这些菜要收钱的吧?您在这一顿的生活费是多少啊?”

“我也不清楚,得问站长了。”老法爷微微一笑,并没给她说自己不出钱。

“这么多肉,应该很贵吧?”

“还好吧。”老法爷扫了眼桌子上空空的盘子,“按照这个地方的物价的话,这样三个菜在外面餐馆里大概要值一百块钱左右。”

“天呐!”女侠睁大了眼睛,连忙又掰着手指头算起来,“一百个钱,都是我吃的,饭钱我肯定要出大头,岂不是说我一顿就吃了十碗牛肉面!”

“我们平分吧。”老法爷好心的道。

“那也是七不对八还是不对,六六碗牛肉面啊!”殷女侠觉得自己以后只吃牛肉面就够了!

“女侠不要这样想。”老法爷说,“一个局势平稳的地区的物价肯定与人均收入有关,既然这个地方的人都能吃得起这样的食物,那说明他们可以很容易赚到食物的钱。只要女侠你按站长说的‘勤工俭住’的话,吃饭肯定不成问题。”

“是这样的吗?”女侠一愣,“你可别骗我,我虽然念书少,但我很凶的!”

“断然不会欺骗女侠。”

“好吧,姑且信你一回。”女侠如是说着,依旧心事重重。

而后老法爷平静的施了个法术,碗筷立马干净如新。接着他坐在椅子上,又伸手在空中一戳,点出那块悬浮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