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要快点嗯再深一点|使劲插花心里啊文章

巴士陷阱

文学

等不到客车,我只能拉着箱子,又狼狈地回到加油站。
整个加油站只有一间小房子,大概是员工休息室里,里面隐约有个人影。
外面安安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我寻思着就在这里等一会儿也好,路过的车毕竟有不少来加油的,搭到客车的几率比较大。
就在这时,我的肚子却疼了起来,突然间很想去厕所。大概是这两天吃的东西跟平时不一样,有些水土不服,没办法,我只能找厕所。
担心行李放在外面会丢了,我只好上前敲开了那间房门,里面有个年轻小伙子,正在玩手机,见有人来了,抬起头问我干什么。
我看他模样倒是挺憨实的,就说让他帮我看下行李,顺便问他厕所在哪里。
他用手指着告诉我,后面楼里有厕所。
后面楼里……就是昨晚我和杨哥投宿的破旅馆。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想想那只咸猪手,还有架在脖子上冰凉的刀刃,我浑身都冷起了鸡皮疙瘩,那地方我可是不想再踏进去一步。
可是肚子里闹腾得厉害,我只好抱着点小期望,又问他:近一点的有没有,你们平时用的厕所在哪里,我比较急。
那男孩很认真地给我解释说:我们这里没正儿八经的厕所,加油站工作的都是男的,随便找个旮旯就能解决,想去厕所只能去后面的楼里。
没办法,我谢过了他,只好出了门,硬着头皮往加油站后面走去。
一路上,我心里都忐忑不安,除了昨晚遭遇咸猪手让我恶心,我还害怕一件事情,就是撞到杨哥,尴尬我倒不怕,只怕他要是真缠着我,我就更不好搭别的车了。
所以我走得特别小心,而且特意注意了下楼下停的车,确定杨哥的车已经不在那里,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我正要进楼的时候,有几个人正往外走,大概都是准备离开的客人。
我停住脚步,往边上靠了靠,让他们先通过,免得跟人碰撞摩擦。
几个人都是男人,边往外走边抽烟,经过我面前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看上几眼,我低着头,却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他们还哈哈大笑,操着很重的地方口音,推搡着说话,我一句都听不懂,也能感觉到有戏弄的意思。
最后出来的一个人走得很慢,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人,长得有棱有角,眉骨上有道疤,看上去挺瘆人。他在我面前稍有停顿,好像想跟我说话,我心里一慌,假装没看见,低下了头匆匆进了楼里。
等到厕所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人还在门口徘徊,我真的是怕极了,进了厕所解决小便之后,我又待了一会儿,等到外面外面没有了动静,才敢小心地出来。
回到加油站取行李的时候,屋里是空的,那个小伙子不知道啥时候出去了。
我自己拿了行李出了门,看到那小伙子正在给一个车加油,车窗开了半拉,里面坐着的正是那个眉骨上有疤的男人,刚刚在后面楼门口见过。
他一眼就看到了我,远远地冲我笑着。
可能是接连不断被坏男人骚扰,我的疑心也变重了,即便那人没什么意图,我也觉得他笑得意味不明,忙避开了他的眼光,拉着箱子到加油站右边出口等车。
那人加完了油,开动了车子,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问我搭不搭车。
我没说话,摇了摇头。我怀疑这人跟杨哥是一个套路,上了他的车我还是会吃亏,我抱定了心思只搭客车,自然不会上他的套。
疤痕男倒也没再邀请我,重新开动了车子,我以为他要离开,却发现他只是把车开到了路边,然后就停下来不走了。
我的心里顿时又隐隐不安起来,鬼使神差地拉起箱子,转身回到了小房子里,这时那个加油工小伙子也回来了。
你们这里能搭到客车吗?载客的巴士,或者旅游大巴都行。眼看着都该中午了,我心里真的是挺着急的,便直接向那个小伙子打听。
小伙子说给我问问,然后就打了个电话,他打电话的时候用的是方言,就算面对面,我连一句也听不懂。
过了一会儿,他撂下手机,带着点兴奋对我说,碰巧昨天有个旅游的巴士停在他们这了,就在楼后面,他可以带我过去。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眼前出现了曙光,心里顿时明亮起来,连声说着谢谢,一边随他出门,小伙子非常热心,还主动帮我拎起了箱子。
一路随着他来到后院,我确实看到有个巴士停在那里,是个很旧的巴士,外壳有很多处都掉了漆,窗户周围都生了锈,门敞开着。
就这个车吗?我问话的时候,心里早就起了怀疑,眼前的这个巴士怎么看都觉得有点怪异,不像是平时见过的旅游巴士。
小伙子不再说话,不动声色地上了车,把我的箱子放在了上面,然后说让我先在这等着,一会儿司机就来了,他得回前面干活了。
我心里本来就犯疑惑,等他一走,我就上了车去取箱子。车里更是破旧不堪,座椅上全是灰尘,中间过道里也满是啤酒瓶子和各种垃圾,发出难闻的气味。
我的箱子被他放在了中间的行李架上,我只能站在座椅上去取,可就在我刚刚准备拿箱子的时候,双腿突然一紧,身体一轻,被人从身后抱离了车座。
啊?!谁啊!放开我!看到腹部扣了一双粗糙的手,我吓得大声喊叫起来,一面慌乱地手伸向身后抓去。
这时,身后的人松开了手,我抓了个空,整个人也跌在了过道里。
那人在我落地前抓住了我的胳膊,不由分说,拖着我就往车尾走去,我知道这又是个陷阱,拼了命用脚勾住座椅,拼死哭喊,挣扎着,抗拒着。
这时,拖我的人停了下来,在我的眼前亮出了一样东西,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我顿时吓得浑身发软。
而眼前的刀,跟昨夜在旅馆里,我被威胁时见到的那把一模一样!这时,那人的脸也凑近了我的视线,果然是昨晚那个咸猪手,我顿时心便沉到了底儿。
见成功地吓到了我,那人瞬间得意起来,露出了满脸淫笑,继续把我往车后拖去。

第6章加油站遇袭

我吓得浑身发抖,想要抓住些东西,却手软得用不上劲儿,加上那人非常有力,试了几次都挣脱不了。
我一路被拖到了车厢最后面,肩膀和膝盖几次磕碰,撞得生疼,衣服也蹭的脏兮兮的,整个人狼狈不堪。
最后,我被他扔在了最后排的卧铺上,看着他开始解自己的腰带,我知道他想干什么,忙爬起来缩成了一团,跪在后座上哭泣:求求你了,别……
配合点!这是老子的地盘,让老子爽了,才放你走。他动作极快,说话的功夫,已经将不堪入目的东西露出来,大喇喇地在我眼前晃。
一股骚臭气扑面而来,我感到无比恶心,下意识地将脸别向了一旁。
那人见我厌恶他,甩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脸上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这时,我闻到了他的口臭,也听到他嘴里不干净的话:少他么的给老子装纯,小浪娘们儿,看老子不给你玩断气了。
他一边恶言恶语侮辱我,一边爬上铺来,撕我身上的衣服,我伸手慌忙招架,又被他死死抓住了手腕,扣过了头顶,紧接着便听到咔哒一声脆响,我的手竟然被他给铐住了!
我顿时一震,心想这下完了,被铐住了,这还怎么逃得了?!
而与此同时,我才恍然发现,我躺着的根本不是什么卧铺,而是一张特意设置的床,不仅配有手铐子,还有一些别的东西,皮带,锁链、棒槌……在破旧的床单上,我甚至还看到了斑斑的血迹。
我顿时明白了,自己不是第一个被骗到这里的人。
而眼前这个男人,百分百是个大变太,从他喜欢用刀威逼,又准备各种工具来看,他玩女人的手段一定是非常残忍。
不知道接下来,会有怎样的残酷等着我,我生无可恋地哭了起来,感到无比绝望。
然而,这更加刺激了身上的男人。他疯狂地扯拽我的衣服,转眼便分缕不见,一晃儿的凉嗖嗖之后,便是粗暴的揉搓,狂乱的吮舐和陌生的擦蹭。
那人就像饿狼一样伏在我的身上,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双眼猩红盯着我的脸,而手里的那把尖刀,始终抵在我的脖子上。
我极不情愿地忍受着这一切,却不敢说一个字,只能任由眼前这个混蛋摆布。
我后悔极了,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默默流着泪。我真的是太容易轻信别人了,我哪想到那个憨憨实实的小伙子,竟然是他的同伙……
过了很久,几乎把我从头到脚啃了一遍,我整个身子都快被揉得散架了,浑身软得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那人似乎终于满意了,这才按住我的腰,准备进入正题。
已经无力抵抗的我,只好咬紧了牙关,准备硬挺过去。
就在这时,车门突然打开了,似乎还有脚步声,应该是有人上了车。
身上的男人好事近在眉睫却被打扰,顿时气得直骂咧:哪个不长眼的,敢坏老子好事!
随即,我身上猛地一轻,那男人竟退了下去,只见他提起裤子,把尖刀刀刃向外叼在嘴里,顺手操起一条铁链子,转身便向门口冲了过去。
我慌忙睁开了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上车的人竟然就是刚刚遇见过的那个疤痕男,虽然我对那人一直存着戒备,但现在却好生奇怪,这人怎么会来这里。
这时候,他们两个人开始用方言互相谩骂,而且越来越激烈。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斗嘴,那个疤痕男人虽然没对我怎么样,但看上去有些凶,我自然也没往好人处想他,更不相信他是来救我的。我想他们之间大概是有什么别的恩怨吧。
管他呢,我现在应该趁机逃离才对,虽然车门被他们挡着,可毕竟还有车窗可以打开。
只是我的手被铐在了床上,根本动弹不了,我用力拉拽,使劲用手指扳动,却是徒劳无功,搞了半天也没弄开,倒是把手腕上的肉皮弄破了。
而两个骂着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起,竟一言不合打了起来。
车厢的过道本就狭窄,变太男挥舞着铁链甩了过去,疤痕男赤手空拳来回格挡,一个机会捞住了链子,猛地一拽,就把变太男摔了个狗吃屎。
我的心里不禁一阵痛快!心想摔得好,摔死这个王八蛋!
那疤痕男抬眼看了我一眼,又露出了那种清淡的笑,而且多了些得意。
接着,疤痕男一脚一脚猛地踹向了变太男的手腕和脚腕,变太男顿时疼得嗷嗷大叫,嘴里的刀掉到了地上,手里的链子也扔了。
疤痕男捡起了链子,将变太男绑了个结实,又从他口袋里搜出了钥匙,过来给我开了铐子。直到这时,我的感觉还是恍恍惚惚的,我真的不相信自己还能够获救。
现在,我再看着疤痕男,他脸上那种淡淡的笑,确定是善意的了。
谢谢……我哑着嗓子说,泪水忍不住地往下掉。
客气。他简短回复,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急忙闪避了目光,然后脱下外套丢给了我。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太狼狈,太丢人了……
衣服早都碎得不能穿了,我只好接受了疤痕男的好意,用他的外套把自己裹了起来,跟着他下车,疤痕男则顺手替我拿了箱子。
路过那个变太男的时候,我捡起地上的尖刀,在他左脸上狠狠地花了个叉,肉花顿时外翻,血流了一脸……
他再次发出疯狂的嚎叫,猩红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我,乌拉哇咋地冲我咆哮,我也听不懂他说什么。
看着那无耻人渣的模样,想想他刚刚对我做的事情,我心里的怒火再次烧了起来,忍不住又举起了刀。
就在这时,身后的疤痕男拉住了我,劝我说:这种人渣迟早要遭报应的,何必做犯法的事,脏自己的手呢。
疤痕男说的有道理,我虽然气愤至极,恨不得剐了他,却也不能干违法的事。
垃圾!不要你命,算你走运!
骂了一句,我随着疤痕男下了车,不约而同地来到了他停在路边的车旁。
我正想着再谢谢他,他倒是先开口了:刚才没事吧?
哦,没事。我表面上镇静,对刚才的事还是心有余悸。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来,刚刚能盖住臀的衣服直接飘了起来……我忙紧紧地摁下飘飞的衣角,尴尬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