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在床上双腿张开轮流_宝贝都湿透了还说不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红亚轻轻地松开了万浩鹏,重新发动了车子,一边开车一边说:“浩鹏,越是这样,越别难过,安心去镇上工作,只要你混出个人样来,小桃会回心转意的。你父母交给我,放心吧,有我吃的,就有你父母吃的。”


这番话说得让万浩鹏又感动又内疚,如果当初听了武训的话,他现在会这般被动和尴尬吗?不过萧红亚说得对,只有混出一个人样来,念小桃才会正眼看他,也只有混出人样来,他才能傲傲气气地丢掉她。

这么一想,万浩鹏便对萧红亚说:“红亚,感谢的话我不再说了,我父母就拜托你了,至如小桃,随她去吧,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我注定会对不起孩子。”

“浩鹏,别这么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会支持你。你不要再想小桃的事情,安安心心去镇上工作。小桃心气很高傲,今晚我们这么做,她不会原谅我和你,你自己当心点。”萧红亚说完,直接把车拐了一个弯,重新驶回了万浩鹏他们小区。

就在万浩鹏以为萧红亚是送他回家时,她却把他带到了他家对边的一幢楼里,两个人进了电梯后,她才对他说:“我在你家对面买了一套房子,平时住得不多,我带你去看看,正好让你父母住,也好方便照顾小桃。”

万浩鹏一惊,不过他没说话。等他跟在萧红亚身后走进这套房子时,他什么都明白了。这房子的后晾台正对着他的书房,站在后晾台上,很清楚地看得见他在书房里的活动情况。只是,他平时在书房呆的时间多,可他竟然从没发现他的对面是萧红亚,而且他记得在他最低谷的时候,对面的房子每天晚上都是亮着灯的,不是萧红亚说的那个样子,她平时住得少。

万浩鹏没想到萧红亚对他用情如此之深,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害怕起来,想拒绝让父母住在这里,可他还没开口,萧红亚就说:“你不要有什么负担,我们是同学,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份情感比同学情更纯,更耐久的。再说了,我这是投资,你迟早会事业有成的,这一点我坚信不疑。等到你辉煌的哪一天,你会罩着我,罩着我爸的是不是?”

萧红亚把该说的话全说尽了,万浩鹏要是再拒绝,他就真的对不起她了,再说了,念小桃目前也确实需要人照料,而她绝对不会让父母挨着她住,萧红亚把他顾虑的事情都替他解决了,他还能如何拒绝呢?

万浩鹏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换了一种说词,他对萧红亚说:“红亚,这房子算我租好吗?这样我父母住起来也安心些,否则欠你太多,就算我事业有起色,我也还不了。”万浩鹏这么说,基本上就是同意让他父母住在这里了。

“好的,钱什么时候给我都行,不急的。对了,这房子千万别告诉小桃是我的,免得让她误会。”说完,萧红亚把房子里的钥匙全部交给了万浩鹏,一副完完全全的信任,竟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人从房子里出来后,萧红亚直接上了她的车,在车子发动时,她冲着万浩鹏说:“浩鹏,你一定要小心。我了解小桃,她找的人肯定是个实权派人物,她曾说过,她就喜欢有权的人。你现在尽量别和她闹翻了,等孩子生下来,你站稳脚跟再说,好不好?”

萧红亚的话让万浩鹏一怔,他其实也猜过这一点,否则念小桃不会那么张狂,可是他这两年把自己关得太久,根本没注意念小桃平时和谁交往多一些,再说了,她是个记者,交际本身就广,认识几个实权领导,本来就容易。只是现在听萧红亚这么说时,他还是很有些尴尬和难过。

好在萧红亚没多逗留,冲着万浩鹏挥了一下手后,就把车子开走了。

等万浩鹏攒着一串钥匙回家时,念小桃居然在家,而秦玉莲和万旺生却不知道去向。

万浩鹏就问:“我爸和我妈呢?”

“我把他们送酒店去了。”念小桃说这话时,眼皮也没抬一下,继续盯着手机,没等万浩鹏回应,她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今天成书记和莫市长都说你去太平镇是一件好事,年轻人嘛,就该下去多锻炼一下。所以明天的常务会上会研究你下派的事情,后天,我们报纸上会报道这一条消息,这周你大约就会去平太镇任职,祝贺你,万镇长!”

这番话说到最后,念小桃才从手机上抬起头,扫了一眼万浩鹏,不过,很快她又把头埋进了手机里,仿佛面前站着的不是她的男人,而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万浩鹏本来想吵架,见念小桃这个样子,只得把火气压了下去,淡淡地说:“我去镇上工作后,平时回来会很少,所以,我在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我爸、我妈今后住在这里,方便照顾你!”

说完,万浩鹏就准备往外走,去接他的父母。平时他父母来,念小桃也是安排他们住酒店,当时万浩鹏要把书房弄成客房,念小桃坚决反对,说什么她晚上要写稿,怕吵。结果书房弄好后,她却一次没用,倒成了万浩鹏经常活动的地方。

“站住!”念小桃突然冲着万浩鹏大吼了一声。

万浩鹏不得不回头看住了念小桃。

“你什么意思?把你父母弄我身边监视我?你和萧红亚勾勾搭搭的,我不计较就算了,别以为她把房子让你父母住,我就会感谢她,没门!而且,我告诉你,万浩鹏,我要毁掉你,分分钟的事情!老老实实去太平镇工作,少在我眼跟前晃!还有,再玩这种跟踪我的把戏,你信不信,老娘立马把孩子打掉!”说完,念小桃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去了卧室。

万浩鹏一时间呆住了,原来念小桃早知道萧红亚在这个小区有套房子,可她从没提过,平时还和萧红亚处得如亲姐妹似的热闹。当然了,这几年,念小桃所有的高档内衣,全是萧红亚免费帮她提供。所以晚上萧红亚在他家里,他也就没多想,现在听念小桃这么一说,再想想萧红亚的话,他才知道,他原来根本不懂念小桃,甚至他从来没真正认识过念小桃!

第19章替市长租房


万浩鹏还没从发呆中转过来,念小桃却从卧室里又风风火火冲了出来,见万浩鹏还在客厅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盯住他说:“对了,晚上听莫市长说想租房子,不想住在酒店里,费用太大,而且还没家的感觉。你把钥匙给我,我去看看红亚的家,应该布局不错。她不是不住吗?正好租给莫市长住,这个人情你去做!”

念小桃说完,示意万浩鹏把手里的钥匙给她。

万浩鹏却拿着钥匙很有些骑虎难下,萧红亚不差这点房租,她可以把房子给他父母住,可她不一定同意把房子租给莫向南住。

念小桃见万浩鹏站着没动静,一时间又生气了,冲着他叫嚷着说:“说你窝囊,你还不爱听,这么顺手的人情你都不知道送,还愣个屁啊,赶紧的,把钥匙给我,我先去看看再说。”

“这是红亚的房子,你和我都没权利替她当家!”万浩鹏说着,下意识地握紧了钥匙,生怕念小桃会冲过来抢一样。

“哼。蠢材!”念小桃一边骂,一边当着万浩鹏的面拔通了萧红亚的电话,电话一通,她就笑着说:“红亚姐,浩鹏说你把房子借给我公公和婆婆住,谢谢你了,我公公和婆婆在城里住不惯,明天就要回乡里去。我和浩鹏商量了一下,能不能把你这个房子租给新来的莫市长住。一来租金相对可以高一点,二来可以帮帮浩鹏,他现在想去太平镇,毕竟常务会上也需要莫市长赞同是吧?所以,红亚姐,我现在去看看你的房子,如果可以的话,你和浩鹏讲一声,让他把这个顺水的人情送给新来的市长好吗?”

念小桃说到这里,直接把手机塞给了万浩鹏,万浩鹏不得不硬着头皮说话了:“红亚,我爸、我妈都不愿意住在城里,谢谢你。”一说完,不等萧红亚回应,他极快地把手机还给了念小桃。

念小桃却没再接电话,直接收起了手机,拿眼扫了扫万浩鹏手里握着的钥题,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万浩鹏只得把钥匙递给了念小桃,她接过钥匙,转身就朝外走去。

等念小桃一走,万浩鹏赶紧给萧红亚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急忙解释说:“红亚,你听我说,刚才的事是小桃自作主张的,她早知道你在这个小区有房子,你要是不愿意,就直接回掉她,莫市长要租房,宇江多的是,不缺你这一套的。”

没想到万浩鹏的话一落,萧红亚却说:“这是好事情啊,只要能帮到你,这个顺手人情你为什么不做呢?再说了,她既然知道了那是我的房子,肯定不会同意你父母住进去,她其实是个要面子的人,你先让你父母回镇上去,等我和我爸讲一下后,我再去接你爸和你妈进城,这事你别操心了,按小桃说的去做。虽然宇江可以租到很多房子,但是比我这个房子更方便的不多,市长想要车接就接,不要车接,走路也很近。再说了,和市长住得近,有利于你和他交往,这一点,你还真得向小桃学习。”

说完,萧红亚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万浩鹏也不知道她笑什么,可她和念小桃的话都很有道理,再说了,他和莫向南之间还有一个刘佳丽呢,他们本来就应该很近,替莫向南租房也算是份内的事吧。这么一想时,万浩鹏赶紧说:“只要你不生气,就接你说的办吧。”

“你傻不傻啊,这是好事情,我怎么可能生气呢?租房的事,你张罗就行,不用再问我什么。”说完,萧红亚就把电话挂掉了,生怕万浩鹏又会说什么感谢之类的话。

万浩鹏见萧红亚把手机挂掉了,赶紧去了书房,这事他还得问问莫向南的意思才对。

万浩鹏拔通了莫向南的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莫市长好,我是小万。”

莫向南一听,直接问了一句:“有事吗?”这话问得万浩鹏很有些不好想,不过莫向南是领导,他只好赶紧说事:“我听小桃说您想租房,我同学有套房子,就在我们小区里,离政府大楼走路也就十分钟,小区物业管理不错,而且很安静,小桃现在去看房子去了,我就想听听莫市长的意见。”

“小念是你爱人吧,晚上一起吃的饭,这丫头很不错,我随口说的话,她竟放在心上了。我是想租套房子住,比住酒店要节约多了,你们小俩口看中了就行,房子不要太大的,夫人目前不会来宇江,大多是我一个人,也不要太高档了,你看着办。